筆趣閣 > 都市職場 > 家養小王妃 > 第617章 你們都該死
    白洛失去意識前,感覺到自己落進了一個熟悉的溫暖的懷抱,她聽到耳邊男人低沉焦急的聲音叫著她的名字“洛兒。”

    東方朔在白洛昏倒的那一瞬間,一記掌風直接朝白洛的方向打了過去。

    只是還未靠近,就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振飛出去。

    整個人“嘭”的一聲墜地,后背直接砸到了身后的大樹上,“噗”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帝華的身影緩緩落在玉絕塵身旁,他長袖一揮,轉眼看向玉絕塵懷里的小丫頭,“洛兒怎么樣了?”

    話音剛落,東方皓月的聲音傳來:“師兄,師嫂!”

    玉絕塵回頭看著朝這邊疾步奔來的東方皓月,吼道:“洛兒中毒了!快!”

    東方皓月來不及多想,提起內力便趕了過來。

    玉絕塵將白洛交給東方皓月:“一定要救醒洛兒!”

    東方皓月接收到玉絕塵堅定又焦急的眼神,一臉嚴肅的點了點頭,急忙為白洛檢查。

    東方朔將嘴角的鮮血抹干凈,緩緩站起身看著不遠處的幾個人,冷笑:“沒想到你們速度這么快,朕當真是小看了你們了。”

    玉絕塵眸底一抹寒光乍現,一句話也不多說,一個閃身來到東方朔面前,一掌將他打飛。

    東方朔還未反應過來,整個人便呈一條拋物線朝后落去,就在他身子即將著地的時候,一個朱紅色的影子又到了東方朔面前,又一掌將他打飛。

    來來回回,玉絕塵沒有給東方朔喘息的機會,他將所有的憤怒全都撒在東方朔身上。

    他的洛兒,他捧在手心里都怕傷了,這個該死的老東西竟敢傷害她!他不敢想,若是自己晚來一步,洛兒會不會被這個老東西給害死。

    玉絕塵的拳頭緊緊地攥在一起,帝華本想上前幫忙,但是看到玉絕塵周身上散發著的寒意,他知道自己便是真的去了,玉絕塵也不會給他出手的機會。

    所以帝華便站在一旁遠遠地看著。

    “嘭”的一聲巨響,東方朔重重落地,他身上的衣服破爛不堪,渾身都是血,滿頭灰白相間的長發散落,將多半臉遮住。

    口中鮮血溢出,整個人狼狽的趴在地上,他試圖爬起來,只是好不容易撐起的身子瞬間又落在地上。

    東方朔側臉貼著地面,滿臉污穢。

    他猩紅的眼睛瞪著朝這邊一步步走來的玉絕塵,十指緊扣在土地里。

    掌心下的嫩草被他的血染紅,很快變得枯萎。

    玉絕塵高大的身影轉眼落在東方朔面前,他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宛若地獄里的阿修羅。

    東方朔嘲諷一笑:“沒想到,朕努力了這么多年,所有心血竟然毀在了你手里!當年,在你和夜寒冥出生的那一刻,朕就該殺了你!”

    東方朔心中異常后悔。

    玉絕塵冷眸瞥了他一眼,不屑與他多說。

    他轉身大步來到東方皓月面前,“洛兒她怎么樣了?”

    東方皓月點了點頭,“嗯,毒已經解了。”

    那邊,東方朔聽到兩人之間的對話,一臉難以置信的瞪著他們,小聲嘀唸著:“不可能,不可能,朕的毒他怎么可能解了!這不可能!”

    東方朔像是瘋了一般,不停地說著。

    玉絕塵將白洛從東方皓月懷里接了過來,小心翼翼的將她橫抱起,白洛的臉蛋緊貼著玉絕塵的心口。

    東方皓月看了一眼東方朔,轉身對玉絕塵道:“師兄,我~”玉絕塵自然知道東方皓月要做什么,他微微抿唇,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東方皓月的話。

    東方皓月大步來到東方朔面前,垂眸看著他,明明心里有很多問題要問,很多話要說,可是接收到東方朔眼神的那一瞬間,東方皓月所有的話全都咽回了肚子里。

    東方朔見狀,冷嗤一聲,緩緩開口:“怎么,你不是很想見朕么?

    現在見到了,跟朕沒有什么要說的么?”

    玉絕塵冷眸掃了一眼東方朔,本想提醒東方皓月小心些,最后收回視線沒有多言。

    或許,只有讓東方皓月經歷了,才會接受和放下。

    東方皓月聽了東方朔的話,怔了片刻,他急聲開口,問道:“你真的就沒有在乎過我和娘親嗎?”

    東方朔覺得可笑,“在乎?

    朕這輩子在乎的只有一個女人,她就是荊楚曦!”

    “既然在乎她,為何要娶我娘!”

    “娶你娘不過是因為朕作為一個男人,有所需求罷了。

    還有一個原因~”東方朔緊盯著東方朔問:“什么原因。”

    他雙拳緊握,看起來似乎很緊張。

    東方朔見狀,輕笑一聲,風輕云淡的回到:“你娘和荊楚曦是好姐妹。

    朕這么說,你可理解?”

    饒是東方皓月平日里再沒心沒肺,也不可能聽不懂東方朔的意思。

    他眸底怒火四溢,沖東方朔怒吼道:“你胡說!”

    東方朔冷笑:“你不過是朕大意,讓你娘懷了身孕,朕又沒有太過注意她。

    若是朕早知道她懷了朕的孩子,朕一定不會讓他這么順利出生!”

    東方皓月眼眶濕潤,鼻尖微微泛紅,他有些失神的看著東方朔,良久,緩緩開口:“所以,我的出生,對你來說就是多余的么?”

    東方朔笑:“何止是多余,簡直就是對朕的恥辱!若不是因為你,朕早就拿了那丫頭的血救活曦兒了!你該死,你們都該死!”

    東方皓月呆呆的站在原地失魂落魄的模樣惹人心疼。

    他滿腦子都是東方朔那句:“你就是多余的。”

    他是多余的嗎?

    從小到大,他和師父姑姑相依為命,師父和姑姑待他如親生一般。

    他們從未覺得他是多余的。

    重活一世,師兄待他也如親兄弟一般,他做了那么多錯事,甚至險些害死師兄,可是師兄從未怪過他。

    雖然經常惹師嫂生氣,雖然師嫂總是搶他小金庫里的寶貝,可是師兄卻總是毫無察覺的給他小金庫里添更多的寶貝。

    他的黎兒也從未嫌棄過他。

    身邊的人,從沒有覺得他是多余的。

    唯有在親生父親眼里,他成了多余的人。

    眼淚順著那俊朗的臉頰落下。

    東方朔的聲音突然傳來,“皓月。”

    

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网上开户 广西友玩棋牌胜率辅助器 吉祥棋牌馆手机版下 …? 体彩p3开奖直播 下载麻将游戏免费四人 29选7开奖日期是周几开 波克棋牌官方网站 浙江快乐十二选五下载 江西快三jkb 广西快3走势 闲来陕西麻将官网网址 上海11远5今天开奖结果 白小姐三肖必选一肖 赛车有哪些种 星悦云南麻将怎么下载安装 东北麻将的玩法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