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職場 > 家養小王妃 > 第725章 洛塵番*親親抱抱舉高高
    第725章洛塵番*親親抱抱舉高高

    玉絕塵轉眼,眼簾微垂,對白洛道:“準備好了?”

    白洛給了玉絕塵一記白眼,提醒他,“記住你說過的,等從記憶之境里出來,你馬上離開涂山!”

    清風那雙炯熱的眼睛看著白洛,輕撫著自己那把簡短的山羊胡,心中哼笑:“等你們從記憶之境出來,怕是人家想走,你都不舍得嘍!嘴硬!”

    回過神,將白洛和玉絕塵一起送進了記憶之境。

    玉絕塵緊緊地拉著白洛的手,白洛有些不自在的試圖甩開,玉絕塵轉眼看了她一眼,低沉的聲音提醒:“抓緊我,別亂動!”

    白洛聽到男人突然變得冷漠的聲音,頓時不悅:“你兇什么!”

    玉絕塵怔住,他方才對洛兒兇了?他怎么舍得?

    見白洛一臉委屈的模樣,玉絕塵止步,一臉認真的看著她,聲音格外溫柔,“丫頭,這里是記憶之境,走錯一步,可能都會有危險。所以,抓緊我,嗯?”

    白洛頭一次看到如此溫柔的玉絕塵,許是因為他的態度好了很多,白洛覺得現在的他看起來格外順眼,至少比平日里一副冷冰冰的模樣順眼很多。

    一臉花癡似的盯著玉絕塵,對他呆呆的點了點頭,應了他的話。

    玉絕塵薄唇微抿,緊緊地抓著白洛的手,兩人一起朝前走去。

    白洛看著四周空虛的景象,好奇的問玉絕塵:“我們來記憶之境做什么?”

    玉絕塵應道:“一會到了便知。”

    如此,白洛也不再多問。

    直到白洛看到熟悉的人影在左手邊的虛空里閃過,她突然止步。

    玉絕塵挑眉,白洛急忙轉身看著左手邊的方向,“你等等。”

    玉絕塵站在白洛身旁等著。他知道,丫頭應該是已經看到了。

    白洛仰著頭,一臉認真的盯著眼前的畫面快速閃過,不知過了多久,終于,熟悉的身影又出現在眼前。

    白洛轉眼看了一眼玉絕塵:“這里竟然有你?”她實在想不通,作為天族太子,怎么可能連自己的記憶也被封印在記憶之境里。

    玉絕塵應了一聲“嗯。”

    白洛心中好奇,笑道:“這段被封印的記憶,不會是你做了什么虧心事不愿記起的吧?”

    好奇心驅使白洛繼續認真的看了下去。

    從玉絕塵出現在夢邑宗開始,白洛便饒有興趣的認真看著。

    直到自己的身影也出現在夢邑宗,白洛怔住。揉了揉眼睛確定畫面里的人就是她,她震驚不已。

    “這里面怎么會有我?”

    玉絕塵的聲音傳來:“看下去就知道了。”

    白洛狐疑的目光看了一眼玉絕塵,心中帶著疑惑,轉眼繼續看著面前閃過的畫面。

    玉絕塵因為已經看過,所以現在的他,沒有心思去看那些,深邃的墨眸緊盯著白洛的側臉,小丫頭精致白皙的臉蛋帶著淡淡的水汽,他看到她時而傻笑,時而泛癡,時而委屈,時而開心~她臉上的表情一直在變化,直到最后,崩潰大哭。

    玉絕塵見狀,心口頓時揪緊,瞥了一眼那虛幻的畫面,里面是白洛生產時的場景。

    玉絕塵急忙將白洛攬進自己懷中緊緊地抱著她,柔聲在她耳邊安慰著:“洛兒不哭。”

    白洛緊緊地抓著玉絕塵的衣服,將自己的淚涕全都往他胸口蹭,她不停地哽咽,想說一句話都泣不成聲。

    玉絕塵輕拍著她的后背,心疼不已,早知道會惹她如此難過,他便不帶她來這里了。

    “丫頭?不哭了。”

    白洛眼淚不停的流淌,玉絕塵見狀,抱著白洛轉眼消失在記憶之境里。

    白洛感受到周圍沒有那般壓抑,緩緩從玉絕塵懷里掙開,她看著四周熟悉的山林,知道自己已經到了涂山后山林里了。她吸了吸鼻子,睫毛上還掛著淚珠,白皙的臉蛋也哭的粉紅。

    片刻后,緩緩開口,聲音有些啞:“小塵塵。”

    玉絕塵聽到那惹人心疼的聲音,瞬間松了口氣,一把將白洛扯進自己懷里,緊緊地抱著她,恨不得將她揉進自己的身體里。

    他下巴抵在她頭頂,輕輕摩挲,薄唇輕啟,極具磁性的聲音應道:“洛兒,我在。”

    白洛眼睛哭的通紅,依依不舍的抱著玉絕塵,靠在他胸膛,聽到他鏗鏘有力的心跳聲,片刻后,她抬眼看著他那刀削般的下巴,開口問道:“所以,你早就知道歷劫之事對嗎?”

    玉絕塵抿唇,頓了片刻,想了想,搖頭道:“也不算,我也是前兩日才知道。”

    白洛疑惑不解,玉絕塵便將前幾日發生的事情告訴了白洛,白洛聽了玉絕塵的話后,一臉不悅的小聲嘀咕:“舅舅也太狠心了!”

    玉絕塵笑,想到什么對白洛道:“那洛兒現在還要趕我離開涂山么?”

    白洛聽到玉絕塵的話,半晌沒有反應過來,她冷哼一聲別過臉不理會玉絕塵。

    玉絕塵抓著白洛的手臂將她扳過來面對著自己,薄唇輕啟:“洛兒生氣了?”

    白洛咬著下唇點頭,“嗯,生氣。只有你知道,我一個人蒙在鼓里,來這里之前,我還說出那樣的話。”

    想到自己對小塵塵做的那些事,說過的那些話,白洛就心疼,也不知道他當時心情有多糟糕。

    回過神抬眼看著玉絕塵,想也不想開口說道:“小塵塵,這幾日我這么對你,對不~”

    后面的話還未說出口,白洛嘴巴被微涼的唇瓣堵住。

    她瞪大雙眼看著男人俊美的臉,喉嚨緊了緊,緩緩閉上雙眼回應著他。

    這種熟悉的味道在口中蔓延,良久,玉絕塵才將白洛松開,對她道:“以后不準跟我道歉,聽到了么?”

    白洛破涕為笑,點頭應道:“好,不道歉,以后都不道歉。”

    “傻瓜!”

    兩人緊緊地抱在一起,感受著彼此熟悉的溫度,熟悉的氣息。

    青丘,西風洞內,青衫和青云跪在荊楚曦面前一臉不舍的看著荊楚曦,青衫急聲道:“姐姐,求你帶著青衫一起。”

    青云見狀,也急忙開口:“姐姐,還有我,我也要跟你一起。”

    荊楚曦低頭看著兩人,將她們攙扶起身,對兩人道:“你們留在青丘,洛兒需要人照顧,等我集齊舜的元靈便會回來。”

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喜乐彩官网 广东闲来麻将下载安卓官方 山西十一选五彩票 排列三试机开机号100查询 深圳风采走势图100期 四肖八码免费资料 能兑换的棋牌游戏? 广东36选7开奖结 听风忆雪三尾单三尾双中特 22选5今晚开奖号码是多少 麻将二八杠都是什么牌 太阳城娱乐平台 云南11选5购买技巧 金蟾街机捕鱼单机版 遇乐棋牌游戏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