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職場 > 家養小王妃 > 第761章 不是故意的
    第761章不是故意的

    齊白蓮怔怔的看著齊國公,心中委屈不已。就在她疑惑之時,齊國公突然開口,

    “敢問公子是否是夏臨國賢王府的小王爺?”

    一句話出,眾人眼里皆一抹震驚之色。

    紛紛交頭接耳小聲議論,“這少年竟然是賢王的兒子!”

    “聽說他很厲害,十歲就請纓上戰場打仗了!”

    “有當年賢王的風范。不過賢王小時候更厲害。”

    “不過話說回來,這個玉九璃這到底是走了哪門子運氣了,竟然攀上了賢王府的小王爺?”

    就在眾人震驚的時候,有聰明的看出了端倪。

    甚至有人小聲說道,

    “你們有沒有發現玉九璃和那位小王爺長得很像?”

    另一人附和,

    “對對對,他們除了身高,那五官簡直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不是說賢王妃當初生了一對龍鳳胎嗎?”

    這話一出,眾人瞬間了然!

    議論聲傳進齊白蓮耳中,齊白蓮難以置信的看著玉九璃的方向。

    整個人瞬間癱坐在地,目光呆滯的盯著齊國公腳下出神。

    她心里一直嘀咕著“不可能,絕不可能的。他們一定是搞錯了。”

    雖然嘴上說不信,但卻因為父親讓她跪地,再加上玉九璃也姓玉,她不得不信。

    所以她派人去查玉九璃查不出來她的底細是因為她是賢王的女兒!

    賢王的女兒,那可是夏臨國皇帝親封的公主!更是賢王和賢王妃捧在手心里的寶貝。她怎么就……

    齊白蓮心里五味雜陳,眼神渙散。齊國公話說完,玉凌寒冷漠的聲音便傳來,

    “齊國公眼睛不瞎!”

    一句話,齊國公老臉一紅,急忙上前對玉凌寒道:

    “是老夫管教無方才縱容蓮兒沖撞了小公主。還望玉小王爺能看在老夫的臉上放過蓮兒,她并不知道這位就是小公主,若是知道,定然不敢在小公主面前造次。”

    玉凌寒目光微凜,看著齊國公,薄唇輕啟,

    “所以,齊國公,你的臉,有多值錢才能說服本王放過你的女兒?本王的妹妹,本王都舍不得說一句重話惹她不開心,你的女兒卻在學院里如此肆無忌憚的欺負她,你覺得,你這張老臉憑什么說服本王?”

    齊白蓮跪著走到齊國公身后,緊緊的抓著他的袍擺,“爹爹,蓮兒不是故意的,蓮兒真的不是故意的。若是我知道玉九璃是夏臨國公主,繞是給蓮兒十個膽,蓮兒也不敢沖撞她。”

    說著,又看向玉九璃,抽噎:“公主,求您原諒我,以后我若是遇到你,我保證離你遠遠的。再也不會出現在你眼皮子底下。求你饒了我。”

    齊白蓮知道,現在她必須放下她的驕傲,尊嚴,這一切來的太突然,爹爹開口都救不了她,她必須自救。

    今日所受委屈不算委屈,將來總有一天,她會一雪前恥。

    眼淚如決堤的洪水吧嗒吧嗒掉落,齊白蓮緊盯著玉九璃,等她開口。

    這邊,白洛趴在窗口,看著玉九璃和玉凌寒的身影,她放下馬車窗簾對玉絕塵道,

    “這幾年寒兒長大了不少,也懂事了不少。”

    回想起以前,兒子成天惹女兒哭,惹哭了就離開,白洛和玉絕塵便不覺得頭疼。

    現在,兒子不僅不再惹女兒,并且像哥哥一樣護著她,寵著她。

    白洛很欣慰。

    玉絕塵微微點頭算是應了白洛的話,想到什么,他對白洛道,“還記得我跟你提起過的蝴蝶谷那天神秘的通道?”

    白洛怔了片刻,應聲,“記得,怎么了?”

    “那邊有消息了。”

    “怎么說?”

    玉絕塵一臉嚴肅的回道:“徐朗傳信過來,兩個暗衛在密道里失蹤了。”

    白洛一臉驚詫,“確定密道里沒有其他出口?”

    玉絕塵搖頭,“沒有。不過,前幾日我發現了寒兒的秘密。”

    白洛等著玉絕塵接下來的話,玉絕塵說道:“密道里的古文,寒兒在研究,并且,我發現他破解了密道里的所有古文,還有那些詭異的圖騰。”

    “小塵塵,你想說什么?”

    玉絕塵鳳眸微垂,“以后要盯緊寒兒,我怕他會去密道。”

    白洛這才明白了玉絕塵的意思。他們的兒子,她們心里清楚。

    玉凌寒天生影子冷,隨了玉絕塵,心思也很多,卻很少跟他們溝通。但他性格是隨了白洛了,很執拗,若是想要去做一件事,任誰也攔不住。

    那道密室本來是他們想通過它找到清風的下落,沒想到自己的兒子也在偷偷研究。

    白洛一臉擔憂的看著玉絕塵,“小塵塵,若是寒兒真的參透了那密道的秘密又不告訴我們,他會不會一個人離開?和師父那般?”

    玉絕塵搖頭,“我會派人好好盯緊他!別擔心。”

    此時,齊白蓮還跪在地上抽噎著,玉九璃覺得太吵,最后看了一眼齊白蓮,最后視線落在齊國公身上,“齊國公,即便我不是夏臨國的公主,齊白蓮也不該如此對我。我是明孔學院的學生,其他人也是,為何學院會給每個人都發統一的服裝?為的就是學院里的學生,在學院就讀期間,身份地位都是平等的。沒有貴賤高低之分!

    你的女兒倒好,狗眼看人低,仗勢欺人,學院里被她欺凌過的女子不是少數。你作為云海國的國公大人,不僅不好好教育她,竟然還幫她掩蓋隱藏事實真相。你如此,如何服眾?”

    齊國公沒想到一個小丫頭竟然會說出這么多道理來,道理他也懂,但他就這么一個寶貝女兒,實在不舍的看她受任何委屈。

    接收到玉九璃的視線。齊國公最后低著頭應聲,“公主說的是,老夫這次一定帶她回去好好管教。”

    齊白蓮見狀,點頭如搗蒜“我一定不會再欺負同窗,不會再在學院惹是生非。”

    玉九璃想到穆清舞跟她說過的齊白蓮害死一個少女的事情,她看了一眼齊白蓮,“去年,學院里有個師妹被你殺了。”

    齊白蓮脊背一陣寒意,急忙解釋,“當時我并不知道會傷到她,我只是跟她提醒不要靠近秦瀾。誰知她不聽,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捕鱼大亨系统免费阅 极速赛车是正规的吗 东京快乐8计划 捕鱼大亨单机版 好玩棋牌 上海时时乐形态走势 广东福彩好彩1玩法 怎么看股票短线 一波中特公开资料8 广西快3和值推荐今日 东京快乐8开奖软件 内部期期公开一波中特 陕西丫丫麻将苹果 老快3彩票 幸运pk10一天多少期 体彩飞鱼中奖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