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職場 > 家養小王妃 > 第814章 我抱你過去
    徐雪楓來到玉九璃身旁坐下,問了玉九璃前兩日發生的事情。

    玉九璃也沒有隱瞞,都告訴了徐雪楓。

    穆清舞一臉愧疚,“都是我不好,若不是因為我。”

    后面的話還未說完,就被玉九璃打斷,“好了清舞,都說了,這件事情不怪你,你再這樣我就生氣了。”

    徐雪楓見狀,附和道:“對啊,清舞,這件事情跟你沒關系,都是那個該死的史珍香,竟然敢做出這種事情。

    等我們回到學院一定要找她好好清算!”

    玉九璃輕嘆了口氣,“這件事情沒那么簡單,史珍香沒有理由要害我。

    況且這件事情我們也別操心了,墨流觴不準我插手。

    還有我爹爹,他也已經派人去云海國了。”

    徐雪楓和穆清舞聽了玉九璃的話,饒有意味的看著她。

    玉九璃狐疑的目光盯著兩人,問道:“你們為什么這么看著我?”

    徐雪楓眸底一抹狡黠的光閃過,打趣道:“小九,沒想到啊,這才短短數日,你和墨公子就已經熟悉到你什么都聽他的地步了!我可是記得清楚,你連你爹娘的話都不聽的。”

    穆清舞一臉八卦,湊上前問道:“什么聽話?

    你們在聊什么?

    我也要聽。”

    玉九璃臉色瞬間緋紅,“雪楓姐姐,你別取笑我了!哪里有!”

    說完對穆清舞道:“沒什么,別聽雪楓姐姐胡說。”

    穆清舞淡淡應了一聲,瞥了一眼院里栽種的那些花兒,走過去賞花去了。

    徐雪楓余光瞥了一眼穆清舞,回頭對玉九璃道:“怎么就沒有,怕是你哥哥現在說話也沒有墨流觴說話管用了吧!”

    玉九璃瞥嘴,“雪楓姐姐,你再這樣我就不理你了。”

    徐雪楓見好就收,“好,不笑話你了。

    困不困?

    若是困的話,我送你回去。”

    玉九璃搖頭,“不要,我們再聊一會兒。”

    玉九璃想等墨流觴來了再回寢室,她全然不知,短短幾日,已經開始依賴他了。

    徐雪楓坐在她身邊嘆了口氣,“好,那就再聊一會兒。”

    玉九璃見徐雪楓抬眼看著天空,問道:“雪楓姐姐,你和律哥哥之間?”

    徐雪楓收回視線轉眼看向玉九璃,開口應道:“我和蕭律之間算是朋友吧!”

    “可是今天在膳廳,我看到他的心思都在你身上。”

    “可能為了化解尷尬吧!畢竟,墨流觴為你夾菜,東方澤的心思又在清舞身上。”

    說著,多看了一眼穆清舞,有些羨慕。

    有時候她想像穆清舞一樣,沒心沒肺的,被像東方澤這樣的男人呵護,關心。

    可蕭律畢竟比她小,很多時候,她都覺得自己像是蕭律的姐姐,他發脾氣,她得哄著,他做錯事,她要在一旁提醒。

    玉九璃見徐雪楓有心事,抓著她的手無聲安慰著。

    偏殿,墨流觴看著手中的傳書,眼神暗了暗,走到桌前寫了一張,將它遞給暗衛,暗衛拿著傳書離開。

    墨流觴看了一眼外面漆黑的夜空,擔心與九璃的身體情況,便大步走了出去。

    此時,云海國,血淵宮內,史珍香渾身無一處完好,整個人失了魂似的癱坐在地牢中。

    云金和云木云水兄弟三人朝牢房這邊走來。

    史珍香聽到腳步聲,緩緩抬眼,看著來人。

    在牢房里待了兩天,經歷了非人的遭遇,她太怕了。

    滿腦子都是那些血淋淋的畫面。

    看到云氏兄弟的那一瞬間,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急忙起身趴在牢房門口喊道:“大哥,我錯了,求你們放了我,我家很有錢,只要你們放我出去,我爹爹會給你們很多銀子。”

    云金回頭看了一眼云木和云水,兩人在門口等著,云金進了牢房。

    史珍香縮著腦袋不敢抬眼,感受到那冰冷的寒意,她身子有些顫抖,“大哥,我真的知道錯了,我不該害玉九璃,可是我也是被人利用的。”

    “被誰利用?

    這是最后一次機會,若是不說,我現在就割了你的舌頭,以后永遠都不要開口了。”

    冰冷的聲音聽得史珍香頭皮一陣發麻。

    她喉嚨一緊,捂著自己的嘴,抬眼,那雙閃著淚光的眼睛盯著面前男人冷漠的臉。

    猶豫著,不說,她清楚自己的下場,若是說了,出了這里,怕是她全家都可能會被她牽連。

    齊白蓮的爹位高權重,她得罪不起。

    云金手里明晃晃的刀子對著史珍香的嘴巴:“一、二、”“三”還沒有數出來,史珍香不知哪來的力氣,突然朝云金匕首上撲了過去。

    “唔!”

    痛苦低吟一聲,鮮紅的血液像是決堤的水往下流。

    云金冷眼看著面前緩緩倒在血泊里的女子,眼里滿是寒意,心中冷哼一聲,開口道:“來人!將人拖出去,丟進后山亂葬崗!”

    很快有人趕來,云金命人將人抬了出去。

    云木和云水見狀,上前問道:“大哥,人死了?”

    云金點了點頭,轉眼看向云水,“事情查的如何了?”

    “是齊國公的女兒和其他幾位大臣的千金。

    此事我已經傳信給主子了。”

    “知道了,你和云木這幾日就呆在血淵宮,我去夏臨國。”

    云木怔住,不悅的道:“大哥,為什么你去找主子,讓我們兩個留在血淵宮?”

    云金給了云木一記冷眼,云木瞬間閉口。

    心里卻在腹誹,他也想跟在主子身邊。

    云水推了推云木肩膀,小聲提醒:“行了,大哥讓我們留在這里自然有他的道理。

    再說齊國公那邊還得有人盯著,其他人大哥不放心,主子自然也不放心。”

    云木聽了云水的話,表情瞬間好了起來。

    夜里亥時,徐雪楓和穆清舞去了客房休息,墨流觴抱著玉九璃回去了寢室,將玉九璃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墨流觴開口問道:“要沐浴么?”

    玉九璃愣了片刻,點了點頭:“一會讓丫鬟過來伺候就行。”

    墨流觴沒有應聲,命人燒了熱水,親自試了水溫,看向玉九璃對她道:“我抱你過去。”

    “我自己可以走的。”

    

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河北20选5免费预测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电脑版 内蒙时时彩正规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选号诀窍 喜乐彩开奖信息 幸运飞艇现金网 p62中几个号算中奖 网上卖什么软件赚钱 玩一分快三技巧 体彩七星彩开奖结果 福建22选5技巧 最全杀肖公式 途游四川麻将血流成河 江苏11选5遗漏号 爱配资 下载快3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