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職場 > 家養小王妃 > 第822章 小九嫌棄我了
    穆清舞被東方澤帶走,徐雪楓和葉青一臉無奈的看了一眼彼此,輕輕搖了搖頭一起朝前走去。

    秦瀾眼看著就要追上葉青,誰知蕭律不知什么時候突然躥了出來,趕到徐雪楓和葉青身后,直接拉著徐雪楓的手大步離開。

    秦瀾怔住,這也行?

    再抬眼看向走遠的葉青,見她就剩下孤身一人,秦瀾有些心疼,幾步追了上去來到葉青身邊。

    轉眼看向葉青,笑道:“葉青姑娘,我送你回寢室。”

    葉青止步,冷眼看著秦瀾,眉頭微蹙:“找打?”

    秦瀾怔住,反應過來急忙道:“不不不,葉青姑娘,你是女孩子,別這么暴力。

    我真的只是出于朋友對朋友之間的關心,送你回寢室。

    正好我也會去,我們也順路。”

    葉青給了秦瀾一記冷眼,冷聲應道:“我跟秦公子并非朋友,還有,我不去寢室。

    秦公子自己回去吧。”

    說完,大步離開。

    秦瀾半晌沒有反應過來,等回過神,急忙跑上去追葉青。

    教室里就剩下楊天嘯一人,他看著看了一眼秦瀾和葉青的背影,無奈嘆了口氣,直接離開。

    夏臨國靈犀閣,玉九璃一臉滿足的吃著墨流觴為她做好的晚膳。

    嘴巴里面塞得鼓鼓的,樣子十分可愛。

    墨流觴注視著面前的小丫頭,想到醫書上有關玉九璃病情的記載,她的這種病與寒毒極為相似,卻不是寒毒。

    寒毒至少會有緩和的機會,每個月會復發一次,最重要的是,寒毒已經有解藥可以醫治。

    但玉九璃這種病,只有三次機會,若是三次復發,到了第四次還沒有找到救治的辦法,結果只有等死。

    并且病情惡化極快,比寒毒要痛苦百倍。

    墨流觴看著小丫頭的模樣,不敢想象她以前每次發作是怎樣挺過來的。

    也不知玉凌寒那邊是否有消息了~玉九璃將口中的食物咽下去,好奇的看向墨流觴,見他愣神,她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好奇的問道:“墨流觴,你在想什么?”

    墨流觴回過神,抿唇搖頭,“沒事。”

    玉九璃覺得墨流觴似乎有心事,她眉頭微擰,垂眸看了一眼自己盤子里的雞腿,拿起遞到墨流觴嘴邊,“吶,給你。”

    墨流觴不喜歡吃那些,所以本能避開。

    只是避開的那一瞬間便后悔了。

    這雞腿是小丫頭咬過的,他這么做,小丫頭一定以為自己嫌棄她了。

    果然,玉九璃見狀,將自己的小雞腿拿了回來,不悅瞥嘴。

    心里想著親她的時候都不嫌棄她,吃她咬過的東西就一臉嫌棄了。

    墨流觴無奈輕嘆了口氣,走到玉九璃身旁坐下,握著她的手,將她手里的雞腿往自己口中送去。

    特意在她咬過的地方咬了一口,津津有味的嚼了起來。

    玉九璃的手還握著雞腿,那雙清澈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墨流觴,看著他薄唇微微動著。

    反應過來,看了一眼自己的雞腿,確定自己不是在做夢,她咽了口口水,對著墨流觴咬過的地方便是一口。

    一臉開心的吃著。

    一邊嚼一邊問:“好吃嗎?”

    墨流觴點頭,應道:“嗯,好吃。”

    玉九璃笑的像個孩子,“方才你是不是嫌棄我了?”

    墨流觴頓了頓,搖頭,“沒有。”

    他只是不喜歡吃這種東西。

    玉九璃給了墨流觴一記白眼,“哼,我才不信呢。

    方才我明明看到你嫌棄我的口水了。”

    話音剛落,后腦勺被一只大掌扣住,玉九璃的嘴巴便被男人薄涼的唇瓣堵住。

    她頓時驚住,迅速將口中的食物咽進了肚子里,因為有的還沒有嚼碎,險些卡在喉嚨。

    墨流觴在她的領地認真攪了一番,這才不舍的將她松開。

    玉九璃圓圓的眼睛看著面前的男人出神。

    所以,他親她了。

    不僅如此,還闖進去了!他真的不嫌棄她嗎?

    為什么她現在有些嫌棄自己呢?

    玉九璃欲哭無淚,她為什么要吃雞腿!嚶嚶嚶~墨流觴看到小丫頭呆萌的模樣,輕舔自己的下唇,深邃的墨眸看著玉九璃殷紅的唇瓣,他嘴角勾起一抹淺淡的笑容,道:“很美味。”

    玉九璃脊背僵住,美味?

    就在玉九璃狐疑的目光投向墨流觴時,墨流觴又道了一句:“比雞腿美味。”

    玉九璃被墨流觴的話惹得臉蛋頓時緋紅一片,急忙移開視線不看墨流觴。

    小聲嘀咕:“無恥。”

    話音剛落,耳邊一陣溫熱,“小九嫌棄我了?”

    玉九璃轉眼,看著男人幽深的眼睛,眼珠子轉了轉,急忙搖頭:“沒有。”

    墨流觴也不打趣她,提醒:“趁熱吃,一會兒涼了就不好吃了。”

    有些遺憾,小丫頭還小,每次想更進一步時,都被理智打敗。

    無奈坐在玉九璃身旁,看著小丫頭開心的吃著盤中的食物。

    填飽肚子,墨流觴拿著手帕遞給玉九璃,玉九璃將嘴巴擦干凈,起身對墨流觴道:“我們出去走走?”

    她現在已經習慣了他陪她用完晚膳后,兩人可以在花園里面散步,然后坐在一起等著天黑,看星星。

    那種感覺很奇妙,就像陪在你身邊的人,將來會一輩子都陪伴著你。

    你笑,他笑,你生氣,他想方設法哄你笑。

    墨流觴聽了玉九璃的話,微微點頭應了一聲,兩人一起出了膳廳。

    來到花園,墨流觴遣散了伺候的下人,與玉九璃并肩往前面的涼亭里走去。

    玉九璃低著頭踩著青石,余光偷瞄了一眼墨流觴落在一旁的手,很想被他拉著走,可是自己若是主動拉上去會不會不太好。

    心里格外糾結,也沒有看前面的路。

    結果被腳下青石絆住,玉九璃本能驚叫一聲,轉眼落盡墨流觴溫暖的懷抱。

    男人眉頭微挑,看著懷里的小丫頭:“小九在想什么?

    走路如此不專心。”

    玉九璃臉上露出僵硬的笑容。

    她才不會告訴他自己在想怎么被他拉著走路呢。

    一臉無辜的搖了搖頭,“沒什么。”

    欲掙開墨流觴下來,卻發現墨流觴緊緊地抱著她不給她落地的機會。

    玉九璃小聲道:“我自己能走路的,方才是意外。”

    墨流觴沒有回應,抱著她直到涼亭才將她小心翼翼的放下。

    

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山东十一选五玩法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号码 华东六省15选5走势 岳游网络街机电玩捕鱼 大嘴棋牌新版免费下载 广东麻将下载 山西十一选五前三组 深圳风采是什么 极速赛车app官方版 广东福彩26选五走势图 宁夏11选5玩法计算 四川麻将血流成河换三张 幸运28预测尽享云测 幸运飞艇有规律吗 安徽十一选五遗漏 快乐8网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