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職場 > 家養小王妃 > 第282章 徒弟也不行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282章徒弟也不行

    白洛緊緊地抓著玉絕塵,一副嚴師的模樣,“檢查完,為師帶你去吃好吃的。”

    玉絕塵表情僵硬,喉嚨一緊,沒有說話,但也沒有要配合的意思。

    秦叔這時已經將銀針取出,他看向白洛和玉絕塵,對玉絕塵道:“公子,老夫先為你把脈。”

    玉絕塵欲拒絕,白洛冷眼看著他,結果,他就這么乖乖的在桌前坐下,任由秦叔為他把脈。

    片刻后,白洛見秦舒眉頭緊擰在一起,好奇的問道:“秦叔,我徒弟他怎么了?”

    秦叔搖頭,“他的情況不好。”

    玉絕塵臉色一沉,收回手對白洛道:“師父,我沒事。”

    白洛看也不看玉絕塵,“你閉嘴,不準說話。”

    玉絕塵沉默,這丫頭怎么這么兇?還是平日里滿臉微笑的可愛。

    白洛對秦叔道:“秦叔你繼續說。”

    秦叔將玉絕塵中了寒毒的事情告訴了白洛,并且將玉絕塵體內隱藏著的老毛病也一一告訴了白洛。玉絕塵沒想到白洛帶來的老者竟然有如此厲害的醫術,連他兒時受過虐待的事情都能看的出來。

    往事他不愿再提,可是現在看著個小丫頭的情況,怕是又得被逼問了。

    玉絕塵心中暗嘆了口氣。

    白洛圓圓的眼睛盯著玉絕塵那張冷漠的臉,眼眶薄薄的水霧在打轉。玉絕塵見白洛如此有些不知所措。他小聲道:“師父,徒兒真的,沒事。”

    白洛開口,“沒想到你竟這般不幸。沒事,徒兒,從此以后,再也沒有人敢欺負你,以前沒有人疼你,以后為師會好好疼你的。”

    玉絕塵心口一怔,直直的盯著面前的小丫頭,喉嚨莫名堵得慌。

    秦叔見狀,對玉絕塵道:“公子,你體內有一種毒與你的寒毒沖突,需要盡快將毒解了,否則一但引發你的寒毒,會有性命之憂。”

    玉絕塵抿唇不語。秦叔提醒,“公子將上衣退了,老夫為你扎針。”

    玉絕塵睨了一眼針袋,心中很是抗拒。白洛跟著提醒,“快脫啊”

    玉絕塵看了一眼秦叔,又看向白洛,猶豫了片刻,道:“師父,你能,能出去嗎?”

    白洛無語,“為師要看著秦叔為你解毒,萬一你出了什么事怎么辦?”

    玉絕塵還要在說什么,便聽到白洛不耐煩的道:“秦叔,趕緊動手。”

    秦叔無奈笑道:“老夫動手也得公子先把上衣退了。”

    白洛見玉絕塵不動,焦急至下直接來到玉絕塵面前踮起腳就去解他的衣服。

    玉絕塵脊背一僵,急忙朝后退了一步,白洛一個不穩整個身子被玉絕塵往后帶去,直撲玉絕塵懷中。

    兩人就這么狼狽的倒在玉絕塵身后的床榻上,以一種極為曖昧的姿勢疊在一起。

    白洛呆呆的趴在玉絕塵身上,玉絕塵只覺得身前一陣溫熱襲來,感受到胸口柔軟的部分,那雙深邃的鳳眸一抹異色閃過。

    兩人呆呆的盯著彼此,突然一個冷漠的聲音傳來,“你們在做什么!”

    一句話,兩人瞬間回過神,白洛急忙從玉絕塵身上爬起來,而玉絕塵也迅速坐起身,零亂的衣裳被白洛扯開了不少。完美的身材半露在外。

    一股寒意襲來,玉絕塵察覺,眸光微凜。

    白洛不知帝華到底何時來的,也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但她知道,帝華此時,很惱怒。

    她從未見到過如此冷漠的帝華哥哥。

    莫名的有些緊張和害怕,小心翼翼的朝玉絕塵身旁退了一步。

    玉絕塵察覺面前的小丫頭是真的怕了,一步上前擋在白洛面前,“帝公子,此事不是你想的那樣。”

    帝華理也不理會玉絕塵,長袖一揮,一股強大的力量朝玉絕塵襲來,玉絕塵拳頭緊了緊,本想阻擋,但自己現在的身份是身后這丫頭的徒弟,是個沒有功力的廢物。玉絕塵瞬間收手,任由帝華的掌風打來。

    秦叔見狀,急忙開口:“少主,誤會,這都是誤會啊!”

    帝華哪里肯理會秦叔。他冷著一張臉一步一步朝玉絕塵這邊走來。

    而他朝玉絕塵揮過去的那一掌,被白洛接住。

    帝華眸光收緊,冷眼看著白洛,“洛兒!”

    白洛喉嚨一抹腥甜溢出,直接將其咽了下去,她揚起嘴角笑道:“帝華哥哥,你來這里做什么?”

    “你說我來做什么?你們如此,成何體統?你難道不知男女授受不親么?洛兒,你才剛及笄!”

    白洛咬著下唇應道:“我知道,帝華哥哥,這只是個意外。他身子不好,我方才不小心就把他撲倒在床上了。不怪他。”

    玉絕塵背后的拳頭緊了緊,手背青筋暴起。

    帝華見白洛如此,緊張的看著她,一臉擔憂的問:“方才傷到你了?”

    白洛咬了咬牙,搖頭,“帝華哥哥,你也太小看我了吧?好歹我也是做師父的人了。怎么可能連你一掌都接不住。”白洛心道,還好她接住了,否則,以后還怎么在徒弟面前混?

    帝華那顆懸著的心瞬間松了口氣。不屑的瞥了一眼玉絕塵,淡淡的提醒,“時候不早了,先去用膳。”

    白洛拒絕,“不行,秦叔已經來了,先給我徒弟解毒。”

    帝華耐著性子站在一旁等著。白洛給秦叔使了個眼色,正在發呆的秦叔瞬間回過神,急忙去為玉絕塵解毒。

    玉絕塵見白洛為自己已經做到這個份上,他掩去心中的恐懼,走到床前,將上衣落下。秦叔開始為他施針,白洛踮起腳想看兩眼,帝華的身子突然出現,擋住了白洛的視線。

    白洛不悅抬眼問道:“帝華哥哥,你干嘛。”

    帝華低沉的聲音道:“你是女孩子。”

    “可他是我徒弟。”

    “徒弟也不行”

    白洛撇嘴,擰不過帝華,只好轉身不再看玉絕塵,心里還是擔心他的安危。

    “噗”,突然,玉絕塵吐了口淤血,白洛嚇了一跳,轉身便從帝華身側溜過去來到床邊拉著玉絕塵的手臂,“徒兒你怎么啦?”

    玉絕塵此時上身沒有任何遮擋物,雖然消瘦,但那曲線分明的肌肉落進白洛眼中,白洛忍不住又想用手戳。玉絕塵見白洛的模樣,急忙掙開白洛抓著自己的那只手,迅速將衣裳穿好,叫了一聲:“師父。”

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河北燕赵风采排列七走势 楚天风彩30选5开奖 码件是什么意思 哈灵上海麻将安卓版 微乐吉林长春麻将历史版本 彩票领导者极速飞艇 北京快三人工计划网页 5020福建体彩22选5 正版资料精准七尾中特 闲来麻将贵州麻将 重庆时时彩组选三是什么意思 玩极速赛车有赢钱的 德国赛车开奖结果 海王2雷霸龙免费下载 永利棋牌备用网址 双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