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職場 > 家養小王妃 > 第321章 你不介意我介意啊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321章你不介意我介意啊

    玉絕塵將白洛拽進自己懷中,默默的護著她。

    一直到了夜里,白如煙也沒有醒來,白洛擔心白如煙,所以一直守在床邊,玉絕塵問了秦叔,秦叔說不出意外,明日一早便會醒來。扎了針,已經沒什么大礙了。

    玉絕塵見白洛如此,對她說道:“師父,我去讓人做點吃的給你。”

    白洛搖頭,“為師不想吃,為師沒有胃口。”

    話音落,肚子里傳來咕咕咕叫的聲音。玉絕塵臉色瞬間變得嚴肅起來,他抓著白洛的手便往外面走去。

    “小塵塵,你干嘛拉著我?我要留下來照顧姐姐。”

    “白姑娘她沒事,秦叔都說了,她需要好好休息,況且她已經睡了,你在這里也幫不上什么忙。明日一早她就會醒來。”

    白洛搖頭,拒絕玉絕塵,“不行,我要守著姐姐。”

    玉絕塵耐心的道:“師父,先填飽肚子,再回來?”

    “不要,我不吃。”

    玉絕塵眼神瞬間暗淡下來,白洛接收到那冰冷的視線,心中莫名害怕,明明她是師父,怎么突然害怕起這個臭小子了,可是他現在的眼神,實在有點嚇人好吧!最后猶豫了片刻,像只乖巧的貓咪一般,被玉絕塵拉著去吃東西。

    翌日,白如煙如秦叔說的那般,緩緩轉醒。

    白洛因為守了她一夜,所以趴在桌前睡了過去,玉絕塵一直陪在白洛身邊。

    聽到脆弱的聲音說著“水。”玉絕塵深邃的鳳眸看向白如煙的方向,他起身看了一眼熟睡中的白洛,將她身上披著的外衣往上拉了一些,這才來到床邊。

    白如煙微瞇著雙眼,看不清眼前的人影是誰。她喉嚨干涸的厲害,一直說著水。

    玉絕塵聽清楚了白如煙的話,走上前倒了杯水給她。

    見她虛弱的樣子,無奈只好將她攙扶起,喂她喝水。

    白如煙喝了一杯水,嗓子也舒服了很多,她緩緩睜開眼,眼前,俊冷的面孔出現。白如煙回憶著昨夜發生的事情,再看向玉絕塵時,眸底一抹異樣的情愫閃過。

    玉絕塵察覺,犀利的鳳眸看了一眼白如煙,白如煙的心如小鹿亂撞一般,緊張不已。她小聲道:“昨夜謝謝公子救命之恩。”

    玉絕塵見白如煙喝了水,便將她松開。淡淡開口:“不必客氣。”他做這些,都是為了那丫頭。

    白如煙臉色瞬間羞紅,這是她平生第一次,與男子如此親密的接觸。昨夜他還抱了她~

    想到那個雖然冰冷僵硬卻給讓她莫名的覺得心里溫暖的懷抱,白如煙忍不住偷瞄了一眼玉絕塵的背影。

    玉絕塵將水杯剛放在桌上,白洛突然起身喊道:“姐姐小心!”

    玉絕塵被白洛嚇了一跳,見她是做夢,急忙喊了她一聲:“師父?”

    白洛猛地回過神轉眼看向玉絕塵,有些迷糊的問:“小塵塵,現在什么時辰了?姐姐醒了沒有?”

    玉絕塵正欲回答,白如煙柔弱的聲音傳來,“洛兒。”

    白洛聽到熟悉的聲音,脊背一僵轉眼朝白如煙的方向望了過去。

    見她臉色仍舊蒼白,嘴唇也沒有血色,白洛急忙上前抓著白如煙的手,委屈的道:“姐姐,對不起,是洛兒不好,害的你受了傷。”

    白如煙反手抓著白洛的手,輕撫著她的長發,笑著搖頭,“與洛兒無關,是我要跟你切磋的。再說了,是我一時大意,洛兒別自責,否則,我以后還怎么跟你一起練武呢?”

    白洛聽了白如煙的話,忍不住搖了搖頭,“以后洛兒不要跟姐姐切磋了。”

    “傻瓜,我真的沒事。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說完,余光投向玉絕塵的方向,白如煙看著白洛問道:“洛兒,昨夜救我的這位公子,他叫你師父?”

    白洛想起什么急忙抬眼看著白如煙笑道:“姐姐,我都沒有跟你介紹呢,他叫玉絕塵,是我從夢邑宗救回來的,他現在是我的徒弟。”說著,回頭看向玉絕塵,道:“小塵塵,還不叫師叔~”

    玉絕塵嘴角微微抽了抽,但在白洛那雙清澈的眼睛注視下,還是開了口,“師,叔。”

    聲音很沉,白如煙聽到玉絕塵低沉磁性的聲音,眼里一抹嬌羞閃過,隨即恢復如常。她抿唇笑道:“玉公子與我看起來差不多大小,不如就叫我名字吧。”說完看向白洛,寵溺的道:“洛兒,你也真是胡鬧,怎么將玉公子認作徒弟了呢?”

    白如煙昨夜被玉絕塵救下時,覺得他的修為絕對在白洛之上。沒想到,他竟然認了白洛為師父~白洛聽了白如煙的話,撇了撇嘴,正欲解釋,玉絕塵的聲音傳來,“是我自愿的。”

    白洛見玉絕塵為自己解圍,那雙眼睛都亮了,打心底對她這個乖徒弟滿意的緊。她抬眼,一臉感激的看著玉絕塵,對他微微一笑。玉絕塵見狀,對兩人道:“既然白姑娘醒了,師父,你和白姑娘聊,我先出去了。”他并未叫白如煙名字,而是以白姑娘稱呼,玉絕塵覺得如此才不會逾越!白如煙心里多少有些失落。畢竟,這是第一個讓她心動的男子。

    玉絕塵說完,不等白洛開口,轉身出了寢室。

    白洛見玉絕塵離開,一臉開心的看著白如煙,“姐姐,我的徒弟怎么樣?是不是很懂事?”

    提起玉絕塵,白洛的眼睛笑彎,臉上也洋溢著異樣的開心的笑容。

    白如煙好奇的皺眉,問道:“洛兒,你能跟我說說,怎么認識他的?”她總覺得這個玉絕塵不簡單。

    白洛得意的揚起下顎,開始跟白如煙講起了她遇到玉絕塵并收他為徒的事情。

    此時,別苑,玉子梟昨夜醉酒回到房間后睡了整整一夜,一大早便聽到敲門聲傳來。

    他眉頭緊促在一起,瞥了一眼房門口的方向,聲音有些沙啞的問:“誰啊!”

    想想,能來找他的除了帝鳳,就是大哥了。不過,大哥找他的可能性幾乎沒有,那就剩下帝鳳了。

    想到此,玉子梟赤著上身,穿著一條褻褲,直接走上前,瞇著眼睛惺忪的睡眼將房門打開,他看也不看門口的人,轉身往房間里面走去。

    門口,詹青竹呆呆的盯著眼前赤著身子的男人,頓時驚叫一聲“啊!”

    驚叫聲徹底將玉子梟驚醒。

    他聽到女人尖叫聲傳來的那一刻,瞬間止步,脊背變得僵硬。

    呆呆的矗立在原地一動不動。

    而詹青竹雙手捂著眼睛還在尖叫著。

    玉子梟緩緩回頭,只見一個少女穿著一身水藍色長裙站在門口捂著眼睛不停的大喊。

    他腦子迅速運轉,記憶一點點倒退,最后停留在昨夜自己喝醉酒遇到的那個小丫頭身上。

    玉子梟瞬間回過神,急忙上前捂著詹青竹的嘴,將她一把抓進房間,將房門關好。

    詹青竹拼命掙扎,玉子梟的聲音從頭頂傳來,“別喊了!再喊,整個凌云宗的人都該跑來捉奸了!”

    果然,這句話說完,詹青竹就不叫了。

    她那雙圓圓的眼睛對著玉子梟眨了眨,表示自己明白。

    玉子梟對她做了個噤聲的手勢,見她點頭,這才將她松開。

    詹青竹又急忙將雙眼捂著,轉過身去不看玉子梟,提醒他,“子梟哥哥,你先把衣裳穿上。”

    玉子梟會意,急忙拉了一條外衣披在身上,片刻后,提醒詹青竹,“好了!”

    詹青竹緩緩放下手,轉眼看向玉子梟,紅著臉小聲道:“子梟哥哥,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玉子梟垂眸看了一眼面前一臉羞澀的小丫頭,問道:“你來找我什么事?”

    詹青竹雙手緊緊地抓著自己的衣擺,猶豫了片刻,對玉子梟道:“昨晚你答應我,和我一起下山,我請你吃飯的。”

    真是奇怪了,平日里她天不怕地不怕的,怎么到了子梟哥哥這里,竟然變得如此嬌羞小女人?

    玉子梟眉頭微擰,回憶著昨夜自己說過的話,好像是答應過這小丫頭。只是,那畢竟是酒后~

    回過神,對詹青竹道:“賠罪吃飯就不用了。昨夜的事情,我也忘了。你先出去吧,一個未出閣的女孩子一大早出現在一個男人房間,會損你聲譽的。”

    詹青竹一臉天真的抬眼看著玉子梟,“我不介意。”

    玉子梟無語,“你不介意,我介意啊!”

    “哦,子梟哥哥,那我在外面等你。”

    說著,便轉身離開。只是剛走到房門口,外面敲門聲響起,熟悉的聲音傳來,“子梟!”

    詹青竹大驚,急忙退了回去回頭瞪大眼珠子看著玉子梟。

    玉子梟也沒想到大清早帝鳳過來。

    見狀,來不及多想,一把抓起詹青竹便往自己的床上扔去。

    嬌小的身子被玉子梟像提著小貓咪一般,直接塞進被窩,玉子梟急忙又急忙上了床,被子蓋在自己身上也遮住了詹青竹的身影。莫名的,有些心虛。

    詹青竹被捂在被子里,面前就是男人修長的腿,她臉色瞬間紅到了耳根,雙手無處安放,腦袋差一點就觸碰到玉子梟的腿。她身子盡量往后蜷縮。

    房門“吱呀”被人推開,玉子梟打了個哈欠,瞥向朝這邊走來的修長的身影。

    “鳳兄,早。”

    帝鳳走到桌前坐下,開口道:“都這個時辰了,還不起來?昨夜先倒下的可是我!”

    玉子梟笑:“這不是在夢邑習慣了睡懶覺嘛。對了鳳兄,一大早過來找我什么事?”

    “沒事我就不能找你了?快起床,陪我下山一趟。”

    玉子梟臉上的笑容僵住,“下山?”

    “對啊,下山。過幾日便是狩獵大典了,我讓人做了幾把趁手的弓箭和暗器,一起去拿。”

    玉子梟急忙回到:“你自己一個人去就行了,我昨晚喝太多,頭疼。”

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中国重工股票分析 20选8中奖秘籍大全 安徽快3御彩轩 股城模拟炒股 吉林白城微乐麻将免费下载 安徽十一选五彩票控 同花顺官网 安徽11选5前三组选一定牛 精准一肖两码免费公开 10分快3是真的还是假的 澳洲幸运5开奖 网上赚钱软件大全 淘宝快3技巧稳赚 佳永正规配资网站-深圳佳勇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管家婆马报图今晚资料 90vs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