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職場 > 家養小王妃 > 第405章 為夫的肩膀借給你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405章為夫的肩膀借給你

    她上前對蘇檸兒說道:“娘,或許,玉公子并沒有死。當初只是帝詩怡的一面之詞,也沒有找到玉公子的尸體。”

    蘇檸兒抿了抿唇,應道:“煙兒說的是,好人,總會有好報的。”

    希望洛兒能快樂,能平安。

    白洛坐在馬車上,偶爾會偷瞄一眼坐在對面的玉絕塵,見他閉著雙眼假寐,白洛也沒有要打攪他的意思。只是,為什么總覺得方向好像有些不太對勁。

    出于好奇,便趴在馬車窗戶前掀開車窗簾朝外面望去。

    當看到陌生的環境時,白洛怔住,急忙喊道:“快停車。”

    話音剛落,玉絕塵咻的睜開犀利的鳳眸。

    清風騎著馬走在前面,聽到白洛的聲音,突然拉緊韁繩,回頭看著馬車的方向,“丫頭,你怎么了?”

    白洛見玉絕塵睜開眼,急忙對他道:“走錯了,這不是回去太子府的路。”

    玉絕塵饒有意味的看向白洛,見她一臉焦急的模樣,他突然道:“娘子就這么想回去太子府?”

    白洛怔住,警惕的盯著面前的男人,“你什么意思?”

    不回去太子府,這是要去哪?

    玉絕塵示意白洛坐好。白洛乖乖的坐回自己的位子,只聽到玉絕塵開口道:“我要去中南山一趟。”

    白洛怔住,半晌沒有反應過來,回過神問玉絕塵:“你說的中南山,是不是那個傳說去了就回不來的地方?”

    玉絕塵瞥眉,但還是應了一聲,“恩。”

    白洛脊背僵住。

    外面,清風聽到玉絕塵跟白洛的解釋,頓時無語翻了個白眼,哪個挨千刀的把中南山傳的這么邪門?什么叫有去無回?那是他們不長眼,連看都不看,就往進闖。

    白洛猶豫了片刻,認真的對玉絕塵點了點頭:“我陪你一起。”

    玉絕塵低沉的聲音對白洛道:“此去,可能就再也回不來了。”

    白洛搖頭,“我相信,我們一定能回來的。”

    “你也不問我要去做什么?”

    白洛眨了眨眼,“若是我不問,你愿意告訴我你要去中南山干嘛嗎?”

    玉絕塵薄唇輕啟,“聽聞,中南山有一神醫,他的醫術出神入化,或許可以解我的頭疾之毒。”

    白洛想問,夜寒淵你為什么會中了這種毒,但最后還是沒有開口,只是點頭應了一聲,便安靜了下來。

    一路上白洛沒有說話,玉絕塵看了她一眼,提醒她:“若是困了,可以睡一會。去中南山的路不好走,可能會很慢,明日午時大概能趕到。”

    白洛會意,慵懶的靠在馬車上閉著雙眼假寐。

    玉絕塵見狀,對她道:“若是不舒服,為夫的肩膀可以借給你。”

    白洛猛地睜開雙眼,靈動的眼睛對上玉絕塵深邃的紫眸,心里莫名一怔,最后還是又重新閉上,沒有理會玉絕塵。

    玉絕塵當做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起身來到白洛身旁坐下,白洛察覺,想睜開雙眼,但還是沒有。

    她那修長的睫毛微微顫抖著,心里有些緊張。直到自己整個身子被玉絕塵攬在懷中,直到感覺到他的體溫,白洛才反應過來,自己已經落進了玉絕塵懷里。

    這種感覺,很奇怪,總覺得,靠在他懷中,她會很安心。就像以前被小塵塵背著,抱著,那種感覺現在又出現了。

    白洛一路上回想著認識夜寒淵后的點點滴滴,總覺得哪里被她忽略了,可是仔細去想的時候,卻覺得自己多慮了。

    慢慢的,閉著雙眼沉睡了過去。

    而一直悄悄隱匿在暗處,跟著玉絕塵的那四個人,見太子府的馬車并不是去太子府的,其中一人給了另一人一個眼神,那人便轉身準備離開。

    誰知,那人還沒走出去,就莫名其妙的到底不起。

    其他三人見狀,心中突然緊張,朝四周望去,不知什么時候,清風突然出現在三人背后,一臉和藹的笑著。

    “小子們,大晚上的在這里做什么?”

    那三人見狀,廢話不多說,直接朝清風攻去。

    清風一襲白衣,在暗夜里如鬼魅一般,轉眼便消失不見。

    三人以為見了鬼了,揉了揉雙眼,看著四周。

    “你們剛才看到什么人了?”

    “一個老頭!”

    “對,我也看到一個老頭。”

    話音剛落,又一人倒地不起。

    其他兩個人頓時緊張起來,他們可是皇上身邊一等一的高手,怎么可能轉眼的功夫就被一個老頭給放倒了。這老頭一定對他們做了什么手腳。

    想到此,兩人相視一眼,警惕的盯著四周。

    清風覺得這幾個人太無趣,還沒有開始玩呢,兩個就倒下了。他的身影突然閃現在另一個黑衣人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子,這里。”

    那黑衣人猛地轉身,結果身后什么都沒有。

    黑衣人莫名的脊背一涼,看著同伴,“我們不會是見鬼了吧?”

    “這種地方,哪里來的鬼?一定有人裝神弄鬼,小心點。”

    說完,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男人被打了一巴掌。

    他憤怒的朝四周吼道:“是誰,給我出來。出來。”

    清風的身影又出現在兩人身后,同時拍了一下兩人的肩膀。

    兩個人同時轉身,一個白影閃過,轉眼消失不見。

    清風玩的不亦樂乎。最后許是玩夠了,指尖夾著兩根銀針往兩人頭頂刺去。轉眼,四個黑衣人全都到底不起。

    玉絕塵知道清風的修為不淺,但沒想到他竟然如此厲害。

    就這么神不知鬼不覺的將父皇的人全都撂倒了。

    馬車窗外,清風的聲音傳來,“徒兒,這幾個人怎么處理?”

    玉絕塵生怕清風擾了白洛,反應過來時,才發現清風用的是傳音。

    頓了片刻,對清風道:“能抹去他們的記憶?”

    “這種小事,交給為師。”

    玉絕塵勾唇一笑,沒想到,認的這個師父,與自己相處一天不到,竟然明白他的心思。他甚至有種錯覺,一種與這位師父似乎認識了多年的錯覺。

    回過神,垂眸看了一眼懷里的小丫頭,見她睡的香甜,玉絕塵眸底盡是寵溺之色。

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七位数开奖结果查询 江西体彩多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南京麻将规则 山西泳坛夺金app下载 福建22选5精英论坛 推荐十种网络赚钱方 河北快3开推荐号码是多少钱 今晚东方6十1开奖号码 股票投资交流平台 海天棋牌? 湖北快3统计 福建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幸运飞艇开奖结果公布 极速赛车预测计划软件 山东体彩手机客户端下载 湖北11选5最高遗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