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職場 > 家養小王妃 > 第467章 他會一直護著她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467章他會一直護著她

    李大壯被白洛打的渾身火辣辣的疼,加上方才本就受了內傷,喉嚨一抹腥甜溢出,“噗”的吐了一口鮮血。

    白洛迅速躲開。李大壯見自己吐血了,頓時怒從心生,猩紅的雙眼瞪著白洛,拳頭緊緊的攥在一起。額間青筋暴起!

    他歇斯底里的吼了一聲,瞥了一眼地上的匕首,突然將它抓起,猛地起身朝白洛的方向撲了過去。

    玉絕塵見狀,正欲提醒白洛,誰知一個小小的身影從身旁閃過。

    不知何時,阿九突然沖到了白洛身前,伸開雙臂擋住了白洛。

    同一時間,李大壯手里的匕首朝阿九胸口刺去。

    白洛大驚,長鞭突然纏在阿九身上,猛地朝后一扯。雖然白洛動作很快,但李大壯手里的匕首仍舊傷到了阿九。

    白洛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她將阿九扯到張素云身旁,厲聲提醒她:“攔住阿九!”

    張素云知道突然出現的這幾個人身份不簡單,也知道今日她的相公得罪了危險的人物,可畢竟李大壯是她的男人。

    猶豫了片刻,欲開口為李大壯求情,結果手被一只小手拉住,張素云轉眼垂頭看著身旁的兒子。只見阿九對她微微搖頭,眸底冷漠。

    張素云微微俯身,小聲道:“阿九,他怎么說也是你爹爹。”

    阿九仍舊搖頭,眼睛眨了眨,目光有些呆滯。

    張素云一臉焦急,轉眼看向李大壯的方向,見白洛手里的長鞭緊緊的纏著李大壯的脖頸,像是拖著死狗一般,她急聲喊到:

    “姑娘,請手下留情。”

    白洛怔了片刻,回頭看了一眼張素云,最后視線落在阿九身上,她開口問道:“阿九,要饒了他嗎?”

    阿九眼神閃爍,雙手死死的抓著自己那破舊的衣服。

    記憶里,全都是娘親被爹爹毒打、羞辱的畫面,甚至還有爹爹和其他女人不著寸縷的在他面前糾纏的畫面。

    他猶豫了片刻,猛地抬眼,堅定的眼神望著白洛,眸光微沉,那絕望中帶著幾分堅定的眼神白洛卻看的清楚。

    她對阿九微微點頭,沒有理會張素云,轉身冷眼瞪著李大壯,咬了咬牙,猛地用力。

    就在這一瞬間,阿九的心猛地一抽,抓著衣擺的手又緊了幾分。

    張素云渾身一震,試圖上前,結果手卻被阿九突然緊緊的抓住。

    李大壯的脖頸突然一緊,臉上瞬間變了顏色,他脖頸青筋暴起,雙手拼命抓著纏在脖子上的長鞭,試圖將它掙開。

    只是他越用力,長鞭纏的越緊,很快,李大壯的呼吸變得急促,他瞪大眼珠子拼盡全力掙扎著,最后緊盯著張素云的方向。

    張素云嚇得渾身都在顫抖,她的手被阿九緊緊的抓著,甚至能感受到阿九的手在用力。

    李大壯指著張素云的方向,喉嚨里發出沙啞的聲音,“救,救,我。”

    只是,張素云卻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臉色嚇得慘白。

    圍觀的百姓視線都落在白洛身上,對白洛指指點點交頭接耳的說著什么。

    玉絕塵冷眸掃過眾人,最后視線落在蕭云逸身上。提醒他:“你的人都是木頭么?”

    蕭云逸一直盯著白洛出神,聽到玉絕塵的話,猛地回過神,臉上露出僵硬的笑容,急忙擺了擺手,很快暗衛趕過來收拾殘局,瞬變將看戲的百姓疏散。

    李大壯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臉色發紫,他雙眼充血,手指僵硬的指著張素云身旁的阿九,眼里滿是憤怒。

    白洛就這么死死的拽著長鞭,滿腦子都是現世父親毒打她和弟弟的場景。那時候,他們連反抗都不敢,母親的心一直在父親身上,他們姐弟二人生下來似乎就是他們夫妻二人的出氣筒。越想,白洛情緒越激動,拽著長鞭的手便越用力。

    玉絕塵見白洛僵直的站在原地,見她情緒不太對勁,兩步上前,一把將白洛攬進懷中,感覺到她渾身都在顫抖,眼神呆滯無神,玉絕塵將白洛的腦袋扣進自己胸前,微微俯身,下巴抵在她頭頂,柔聲對她道:

    “洛兒,他已經死了,可以松手了。”

    白洛沒有反應,玉絕塵的聲音再次響起:“洛兒乖,可以松手了。”

    白洛這才聽到玉絕塵的聲音,他的聲音很溫柔,像是一把火,將她冰冷的心溫暖融化,理智也清醒了許多。

    她那顆揪緊的心瞬間放松了下來。

    她緩緩抬頭,對上玉絕塵那雙深邃的鳳眸,看到他的眼睛,白洛修長的睫毛閃了閃,回過神轉身看向趴在地上咽了氣的李大壯,她心口一緊,猛地收回手,將手里的長鞭丟掉。

    玉絕塵見白洛恢復,瞬間松了口氣,扣著白洛的后腦勺,不讓她看李大壯,安慰著她:

    “好了洛兒,都過去了。”

    白洛安靜的對玉絕塵點了點頭。

    就在此時,張素云的哭聲傳入耳中,她跪在不遠處,雙手捶打著阿九。

    “你為什么如此冷血,他是你爹啊,你怎么可以眼睜睜的看著你爹被那個丫頭殺了而無動于衷。你為什么不阻止那個丫頭。嗚嗚嗚~”

    阿九瘦弱不堪的身子站在原地前后搖晃有些不穩。

    他身上的傷口還在滲著血,一語不發的任由張素云打他。

    白洛從玉絕塵懷里出來,轉眼看向阿九和張素云的方向,見狀,急忙走了過去。

    阿九見白洛過來,眼里終于多了一絲光亮,他緊盯著白洛,欲言又止。

    很快白洛過來,她看向張素云對她道:“伯母,你別打阿九了。”

    張素云脊背突然僵住,片刻后,她吸了吸鼻子,抹掉臉上的淚水,轉身看向白洛。嘲諷冷笑,“你這個孩子,為何如此心狠手辣?你為什么要殺害我相公!”

    “伯母,他那樣對你們……”

    “他對我們怎樣,那是我們夫妻之間的事情,你憑什么說殺就殺?他與你無冤無仇,你一個小孩,怎么能下得去如此狠手?”

    白洛怔住,難以置信的看著張素云,玉絕塵站在她身后,寬大的手掌落在她肩膀上,給她安慰。

    他不打算插手這件事,不論洛兒要如何,該如何,會如何,他都會站在她身邊保護她,支持她。

    白洛看著張素云眉頭微蹙,所以,方才這個女人并不像她想象的那般疼愛阿九?所以方才她在二樓看到的她護著阿九都是錯覺?

    是啊,方才她看到的哪里是這個女人護著阿九,是阿九用自己瘦弱的身體護著她!

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长春微乐麻将下载 江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记录 幸运赛车开奖官网 股票涨跌幅什么意思 河南快三中奖技攻 极速飞艇彩票思路 泛亚电竞时时乐怎么稳赚 北京赛车app苹果手机 上海时时乐开奖最近100期走势 基金配资10倍 35选7今天开奖结果 佳永配资 安徽11选5专家推荐 体彩大乐透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三全中怎么买 体彩七位数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