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職場 > 家養小王妃 > 第492章 是禍躲不過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492章是禍躲不過

    阿忡很快抱著包袱走來,“公子,好了。”

    尚良政愣神間聽到阿忡的聲音猛地轉眼看向他,回過神急忙起身,許是因為心中緊張,腳下不穩,一個踉蹌險些摔倒在地。

    阿忡眼疾手快接住了他。

    “公子,小心。”尚良政來不及多想,一臉驚慌的對阿忡道:“我們趕緊走!快!”

    阿忡緊跟著尚良政身后。

    兩人剛到尚將軍府門口,就連尚武從外面進來。

    尚良政和阿忡急忙躲在墻角。

    尚武進了府門,冷眼看了一眼門口的守衛,渾厚的聲音問到:“政兒沒有出府吧?”

    守衛恭敬的應了一聲,“回將軍,沒有。”

    尚武聽了守衛的話,這才放心離開。

    他剛走,尚良政和阿忡的身影便出現在府門口。

    尚良政仰起頭,故作鎮定的大步往府外走去。誰知還未跨出去,就被守衛攔住。

    “少爺請留步。”

    尚良政不悅蹙眉,“讓開,你們這兩個狗奴才,竟敢擋本公子的路!”

    守衛垂首,不敢多言,但也沒有讓開的意思。

    尚良政回頭看了一眼身后的方向,急聲提醒,“本公子的話你們沒聽到么?趕緊給我讓開!”

    說話的語氣有些急躁。

    阿忡站在尚良政身后心里也焦急。若是再這么拖下去,被老爺發現了,怕是就走不了了。

    想到此,阿忡從身上拿出一兩銀子上前送到守衛手里,“兩位大哥通融通融,你們也知道,咱們少爺好玩。就出去一會,很快回來。”

    守衛相視一眼,正欲放行,誰知余光瞥到不遠處的人影,急忙將銀子推了回去,

    “老爺有令,這幾日少爺哪里也不能去!”

    阿忡怔住,轉眼看向尚良政,尚良政頓時不悅的吼道:“本公子要出去,我看你們誰能攔得住!滾開!”

    話音落,直接將守衛推開。

    就在此時,熟悉的怒斥聲傳來:“政兒,助手!”

    尚良政聽到聲音,脊背僵住,他看了一眼阿忡,緩緩轉身看向尚武。

    臉上擠出一抹笑容,叫了一聲:“爹。”

    尚武邁著大步朝這邊走來。尚良政的心瞬間揪緊。

    “政兒要做什么去?”

    尚良政緊張的看了一眼阿忡,阿忡急忙應道:“回將軍……”

    尚武斥道:“你給老夫閉嘴!”說著,轉眼看向尚良政:“老夫要聽你說!”

    尚良政嚇得渾身一陣,雙腿打哆嗦,他眉頭微微擰緊,低著頭不敢看尚武。

    尚武見狀,那雙幽暗的眸光瞬間沉了下來,兒子這種態度,定然是闖了大禍了!

    他冷冷的對尚良政道:“跟我過來!”

    說完轉身往書房的方向走去。

    尚良政偷瞄了一眼阿忡,轉身跟著尚武離開。

    阿忡看著尚良政的背影,眼里一抹異色閃過,回頭看著守衛,將手里的銀兩遞到守衛手里,“兩位大哥,這下總可以放行了吧?”

    兩個守衛也沒有多想,畢竟將軍的命令是看好少爺,不準少爺出府。

    兩人便讓開地方,阿忡拿著包袱匆忙離開。

    尚良政跟著尚武進了書房,尚武將房門緊閉,轉眼打量了一眼尚良政問道:“說吧,你做什么了!”

    尚良政偷瞄了一眼尚武,縮著腦袋小心翼翼的開口,“爹,我好像闖大禍了。”

    尚武怒喝道:“什么事!說!”

    尚良政嚇得心里咯噔一下,撲通跪地,抬眼看著尚武急聲解釋:“爹,你聽我說,我只是,我只是想給你出口氣,才會買通殺手去截殺賢王和他的那個王妃。我沒想事情會變成這樣。”

    后面的話還沒有說出來,就被尚武一巴掌甩在了臉上。

    “啪”的一聲脆響,尚武一臉惱怒,尚良政被打懵了,抬眼看著尚武,一只手捂著自己的臉,難以置信的道:“爹,你竟然打我!”

    尚武氣的呼吸變得急促,他手指顫抖的指著尚良政對他低吼,“老夫怎么就養出你這么個不爭氣的兒子?你是不是要氣死我你才甘心!”

    尚良政委屈的看著尚武,“爹,你答應過我娘會疼我寵我一輩子,絕不對我動手,你竟然打我,你就不怕我娘從地底下爬出來晚上找你嗎?”

    說完,突然委屈的哭了起來。

    尚武被氣的臉色鐵青,他在尚良政面前來回踱步,指著他恨鐵不成鋼的斥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嗯?玉絕塵,那是你能惹得起的?你爹我手握重權也從來沒敢想過招惹那位,你倒好,不但惹了她的女人,害得我交出兵權,如今竟然買通殺手截殺他!尚良政,我怎么會生出你這么個不爭氣的東西!”

    尚良政撇嘴,小聲嘀咕道:“你一個大老爺們怎么能生出我來,再說了,我是我娘生的,你生什么氣。”

    尚武聽了兒子的話,險些氣昏過去。

    他手指顫抖的指著尚良政半晌說不出一句話來。

    良久,他緩過氣,對尚良政道:“老夫現在就送你離開。”

    尚良政心中憋屈,自言自語:“方才若不是你,我早走了。”

    “你小子還敢跟我頂嘴!”

    說著,尚武又往尚良政腦袋拍去。只是還未靠近,尚良政急忙抱著腦袋往一旁躲,“爹爹饒命!”

    尚武的手掌已經到了尚良政腦袋,最后咬了咬牙,收回手。

    “還不快收拾東西!你小子,等以后老夫再跟你算賬。”

    尚良政聽了尚武的話,說到:“東西都收拾好了,阿忡拿著呢。”

    “那還不趕緊走!”

    “爹,你別喊啊。”

    父子二人剛出書房,尚良政身邊的另一個隨從匆忙跑來,“老爺,少爺,阿忡他逃了。”

    尚良政瞪大眼睛看著那隨從,難以置信的道:“你說什么。阿忡逃了?他不等我一個人逃了?”

    尚武聽了尚良政的話,隱約覺得哪里不太對勁,他冷眸看著尚良政問道:“政兒,這件事是誰的注意?”

    想到兒子僅有十二歲,怎么可能會想出這種主意,如今阿忡趁機逃了,這說明什么?是有人故意要害他們!

    可偏偏自己的傻兒子不知道。

    尚武眼里一抹絕望之色閃過,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指数基金和股票基金 今天股票涨跌 福建快3今天推荐号 jdb财神捕鱼的赢钱技巧 单机天津麻将 贵州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玩彩票如何专注 山东11选五夺金一定牛 白小姐管家婆四肖中特 哪里有好玩的棋牌游 黑龙江十一选五的* 鑫配资 海南4 1开奖结果 西甲一共几轮 四ill麻将血战到 广东快乐二十分钟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