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次元游歷日記 > 第87章·謝拉格佳釀
    等到與崖心消磨完時間過后,已經是凌晨一點左右了。

    崖心終于抵抗不住大自然的力量,最終沉沉的睡在了初雪的腿上,望著不斷撫摸崖心頭的初雪,張哲也活動了一下僵硬的軀體。

    連續坐了數個小時,就算是六星干員也扛不住這種折磨·

    “那么我這就回去了”

    翻身從床上下來,而初雪則是點了點頭,示意她已經知道了,但隨即想到了什么,又伸出手拉住了張哲的衣角,糾結了片刻之后。

    仿佛是害怕吵醒崖心,小心的對張哲說道·

    “謝謝你包容她的任性”

    “哪里的事,倒不如說我要感謝她,我很喜歡這種元氣的笑容呢”

    誠然

    崖心的笑容一直都是那么元氣滿滿的,初雪自然也察覺到了這一點,看了看呼呼大睡的崖心,嘴角緩緩的上揚,看起來自己妹妹的眼光的確不錯呢。

    與他交好或許真的一個不錯的選擇呢··

    “無論如何都麻煩您了”

    “啊哈哈,那我去休息了”

    張哲從床上離開,走向了房門,就在打開房門之后張哲停在了原地,隨即轉回頭望著初雪與崖心,崖心的笑容雖然真的很可愛,也不像是假裝的。

    但怎么說呢,總感覺她叫自己來不單純是為了消磨時間,她的眼神中有著求助的意思,尤其是在初雪來到這里指揮,她的眼神更是時不時的放到初雪的身上。

    “對了,你們的家事我或許不應該插嘴,但崖心她應該很在乎吧”

    “唉··”

    “那么,晚安了”

    張哲走出房間之后關上了房門,隨后嘆了一口氣轉過頭望著靠在墻前的銀灰,他其實從很早就待在了門外,并且觀察著房間內的情況。

    畢竟再怎么說這兩位也是他的妹妹,他不可能不在乎·

    “恩希雅給你添麻煩了,我的朋友··”

    “哪里”

    “要來和我喝一杯嗎?我的朋友?”

    “喀蘭貿易的董事長都邀請我了,我豈能有拒絕的道理?”

    銀灰聽到之后笑了笑,從一開始他就很欣賞張哲,擁有強大的武力,還有這不錯的醫術,心地善良,待人溫和,令自己生起了招攬的想法。

    但很可惜他拒絕了,不過像他這樣的人足夠創立一個與羅德島相差無幾的組織,他有這個實力,也有這樣的人格魅力·

    “請坐”

    聯歡會似乎也已經結束了,畢竟現在兩人身處的位置上方,就是聯歡會的舉辦地點,現在已經聽不到一絲聲響了··

    銀灰走到桌前坐下,隨后示意張哲也坐下來,輕輕拍了拍手,角峰就端著兩杯不知名的飲料走了過來,向著張哲和銀灰微微鞠躬過后,角峰離開了這里。

    “這是謝拉格的佳釀,我聽說那個兔子說你喜歡喝酒”

    銀灰說完便脫下了大衣,端起了這一小杯所謂的佳釀,而張哲則是不為所動,反而好奇他最終的兔子,他不會用這種詞來形容阿米婭。

    而其他的人他不會去理會,那么也就只有一個可能了,最近加入羅德島的成員,并且能讓銀灰在乎的人就只有她了,霜星·

    “哈哈,八成的她部下說的吧,別看這樣··我已經許久沒有嘗到過酒味了”

    “哦?此話怎講?”

    面對張哲的尷尬笑容,銀灰升起了一絲好奇,這個世界上幾乎不存在對酒精免疫的人,更不要說品嘗不到酒味了。

    “不知道,以前還能夠嘗出味道,現在已經沒有任何辦法了,甚至連喝醉都做不到”

    張哲端起了杯子放在鼻前輕嗅,如同雪花般的味道順著鼻腔進入了大腦,讓大腦為之一涼,不得不承認這酒的味道應該會不錯。

    但很可惜··哪怕聞起來再好,喝起來也只會淡如白水吧?自己本身就不是什么愛喝酒的人·

    “哦?但這酒可不同,這是恩雅釀的酒”

    銀灰看著杯中清澈的液體,眼神似乎回到了過去一樣,而張哲則完全不為所動,恩雅··也就是初雪吧?她釀的酒不也還是酒嗎?

    或者說,真的是只有那種人親自手工釀的酒才會有味道嗎?

    “你之前不還說這是謝拉格的佳釀嗎?”

    “對我來說,無論用什么來和我換,我都不會換的。”

    “是嗎·”

    拿出來讓我一同品嘗的話,是為了拉近彼此之間的關系嗎?張哲望著面前的銀灰,他愿意與自己同享這對他來說珍貴無比的酒,的確是一種榮幸·

    張哲看著杯中的酒,隨后輕輕的喝了一口··就仿佛是三伏天喝下一瓶透心涼的冰水一般,讓人的身體情不自禁的放松開來,但··

    “很抱歉,依然還是沒有味道··”

    張哲望著面前的杯子,圍繞在舌尖的感覺也只是清涼,完全沒有酒的味道,無論是辛辣感還是醬香都完全不存在,只是一杯特殊的冰水罷了。

    “我的朋友,你喜歡喝酒嗎?”

    銀灰注視著杯子許久,突然開口對著張哲問道,聽到銀灰的話語之后張哲搖了搖頭,回答道。

    “我不喜歡喝酒”

    “不喜歡喝酒,為什么想要品嘗酒的味道呢?”

    “或許,是為了一醉方休呢?”

    “喝酒可不是什么很酷的事情”

    “我也知道,我也不是為了那些很酷的事,我只是為了所謂的消愁罷了”

    張哲自嘲的笑了笑,對啊··自己為什么非要喝酒呢?在以前大家聚在一起的時候,自己就會提議喝酒,明明自己品嘗不出酒的味道。

    卻還是會說這種話語,自己的內心應該是對酒有著些許的依賴,即便是現在已經品嘗不出酒的味道。

    “我不明白什么愁會讓你想一醉方休,但喝酒解決不了任何的問題,只是單純的逃避罷了”

    “···”

    “即便是喝醉了,整個人忘記了一切,待你醒酒之后你所煩躁的事情依然會待在這里,甚至因為你飲酒而變得更加棘手·”

    銀灰淡淡的端起了杯子喝了一口,砸了咂舌仿佛是在回味一般,將被揍放下一字一句的對著張哲說道。

    “愁,就是這樣,不會因為你喝酒而消失,也不會因為你放棄而結束,你所能做的就是想盡一切辦法,在它擾亂你之前,解決掉它”

    “··”

    “只要你變得能夠解決掉它,它就不配稱之為愁了,我的朋友··明日我就要回謝拉格了,崖心和初雪就拜托你照顧了。”

    銀灰看著張哲的臉色,隨后放棄了繼續勸說··以他現在的目光來看,張哲的實力已經足夠強大了,哪怕讓他單挑匹馬的攻擊龍門,勝率都還是五五開。

    能讓他飲酒企圖忘卻的愁,肯定也不是自己能夠幫助的吧,但是自己又何嘗不是這樣呢?但自己最終解決了屬于自己的【愁】

    雖然,失去了很多·

    “好,只要我在羅德島的話,會照顧一下她們的··”

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云南11选五5前三开奖走势图 幸运快3开奖结果 宁夏十一选五的步骤图 江西体彩多乐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股票交易手续费怎么算 江苏快3遗漏数据一定牛 网上怎么赚钱软件 北京麻将在线 内蒙古十一远五走势图 西甲联赛历史积分榜 三多棋牌游戏下载? 体彩山东十一选五 今天江苏快3开奖号码查询 金种子酒股票论坛 11选五5开奖结果 宁夏十一选五基本走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