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九天 > 第二百章 做人要守原則
    其實以為被宗主叫了過來,會挨一頓罵的,沒想到太白宗主滿臉的不高興,但最后卻只是對自己說了一句鼓勵的話,那模樣倒像是看著自家姑娘大著肚子領了男人回家的老丈人,縱然心里想砍死他的念頭都有,但木已成舟能怎么辦呢,還是得說句:“好好過吧!”

    方貴一時擔憂盡去,趾高氣昂的跟在了太白宗主身后,筑基之后,凝煉道臺,自此踏入了一個全新的境界,感覺再看什么都不一樣了,比如宗主,以前沒發現他個頭不高嘛!

    而宗主倒也干脆,既然已經將方貴喚了過來,索性便帶了他去三大宗主面前露了個臉,而在露臉之前,則對方貴定下了三個原則:其一,便是對玲瓏宗陸真瓶的事情絕口不提,別人再如何問他,都不要談論這個話題,權當是秘境里的一場游戲,結束了,也就揭過了。

    其二,便是不必聲張自己要走逐仙之路的事情,只當自己是中品地脈筑基就是了。

    其三,有關他在秘境里煉化血晶的一切,都不要向任何人說起細節,血晶如何煉化,暗傷如何彌補,又究竟煉化了多少血晶,這些事都一概不提,只推到仙門身上便是了。

    方貴還不是很了解太白宗主讓他這么說的原因,但見太白宗主一臉凝重的說出了這個問題,還是老老實實的答應了下來,不讓說就不讓說唄,反正可以吹牛皮的多了,也沒必要非逮著這個吹,倒是太白宗主,見他答應的爽快,卻也有些遲疑的問了他一個問題:“煉化血晶,非同小可,你是如何以練氣境界引導了那么龐大的血氣的?”

    “我?”

    方貴面對著這個問題,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你當時這么說了,我就這么煉了啊……”

    太白宗主一時噎住,心想當時自己也只是隨口一說,如今倒不好圓了……

    只好裝作不經意的樣子,淡淡道:“走吧,呆會還有事呢!”

    帶了方貴,返回了之前他們以銅鏡監視秘境的那處山頭,缺月與寒山、火云三宗宗主見了方貴,態度果然與之前不同了,以前哪怕方貴是只是練氣境界,但因著他太白九劍傳人的身份,這三位宗主對他也不甚待見,甚至并不介意直接露出對方貴的那一絲殺意。

    但如今方貴已然成就了筑基境界,他們卻忽然看得淡了。

    見到了方貴過來,也只是瞥了一眼,便不再留意他,仍是關注著秘境里面的情況。

    如今方貴已筑基成功,其他人卻皆還在嘗試筑基之中。

    這個過程,估計還需要很久。

    如今正在筑基的,乃是張無常與程飛鴻,他們兩個沒有像方貴一樣獨自一人筑基,而是同時開始煉化血晶,兩人天資都很不錯,經過了一個日夜的運功,很快便迎來了一個雙雙筑基成功的結果,不僅如此,這兩人居然也皆是中品地脈筑基,一個六兩九,一個七兩四!

    “算上這小鬼,太白宗便是三位中品地脈筑基了……”

    三大仙門宗主見著這一幕,頓時都有些感慨,不看以后,僅是目前,太白宗便已穩賺了。

    中品地脈筑基,放在楚域而言,已經是十分出色的好苗子。

    只要這兩人在筑基境界穩重修行,不出意外,將來都是有希望踏足金丹境界的。

    而最讓人無奈的是,太白宗已然出了三位中品地脈筑基,余下的血晶,卻還有足足七十余兩,這可當真是一個讓人非常羨慕的事情了,誰知道他們后面,還會有多少人筑基成功?

    身為一門宗主,他們都很有耐性,坐上幾天也不嫌煩,仍是耐心的等著這個結果。

    很快,太白宗其他的弟子,也陸續上前,嘗試筑基。

    在這時候,各位仙門弟子平時的天資與積累便也分出了高下,后面的太白宗弟子,又陸續有四人成功,不過卻都是下品道基,其中最高的一個,也只煉化了五兩血晶,便已達到了極限,而最低的一個,則只煉化了三兩四,只差分毫,便要筑基失敗了。

    而成功的是四人,失敗的卻更多,在方貴、張無常、程飛鴻之后,十個嘗試筑基的仙門弟子之中,倒有足足六人失敗,他們都是拼盡了全力,依然無法凝煉道基成功,其中還有一個,因為想強行突破三兩三這個限制,倒是使得自己靈息紊亂,經脈都碎了大半。

    當然,對于這些失敗的仙門弟子而言,倒也不是全無好處,除了這個強行突破限制,而受到了反噬的人之外,其他煉化了血晶的,雖然沒有筑基成功,但也得到了莫大好處,無論是靈息的渾厚,還是肉身的強橫,都會因此而提升一個臺階,以后丹藥筑基,把握更大!

    同樣是丹藥筑基,以后他們與普通的丹藥筑基修士相比,根基也會更強!

    再之后,太白宗弟子還只剩了四人未曾嘗試筑基,這四位弟子里面,李還真已經被方貴逐了出來,剩下的三位,則還有兩位身受重傷,而且他們本身便也是擅長丹陣之法,作為輔助中的輔助進入了秘境的,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對于血晶的消耗,也肯定不會太多。

    而如今太白宗的血晶數量,則還剩下了接近四十兩……

    “果然會剩下……”

    在這時候,三大仙門宗主頓時坐直了身體,目光眨也不眨的看著秘境里面的地眼神木。

    寒山宗主判斷更為精準:“至少能剩下三十兩左右!”

    一時場間氣氛有些古怪了起來,這可是秘境,每一個進入了秘境的人,都會為了爭奪血晶打個頭破血流的,千算萬算,就只是擔心里面的血晶不夠,但如今,太白宗居然創造了一個奇跡,門中每一位弟子都嘗試了血晶筑基,而最后,居然還剩了三十余兩……

    這一次秘境之爭里,三大仙門,一共也只得了十八兩。

    太白宗剩下的,比他們三宗加起來還要多……

    ……

    ……

    “老太白,你門下弟子很節儉啊,剩了這么多的血晶,不知你們要怎么處理?”

    缺月宗主的聲音,帶了一股子怨氣,場間每個人都明白,太白宗居然會有血晶剩下,還剩下了那么多,這可不是節儉的問題,但無論如何,也確實是剩下了這么多……

    于是三大仙門宗主,便都將目光投向了太白宗主。

    其實從一開始,他們便已猜到太白宗會剩下不少血晶了,一直在等這個問題出現。

    節儉也好,奢侈也罷,反正是剩下了這么多,總要處理吧?

    三位仙門宗主臉色各異,但目光卻都是一樣的,暗示意味明顯。

    方貴站在了太白宗主身后,都不由得打了個寒顫,覺得渾身都有些不自在。

    “小方貴……”

    迎著三位宗主的目光,太白宗主倒是淡定從容,忽然喚了方貴一聲。

    “干啥?”

    方貴一個激棱反應了過來。

    太白宗主淡淡道:“我太白宗應該還能剩下血晶三十余兩,你說該怎么辦?”

    一下子,三大仙門宗主的目光,便都同時轉向了方貴!

    迎著這些目光,方貴頓時覺得身上像是壓了三座大山也似,以前從來沒想過,居然會有人從這么簡單的目光里便露出如此之多的信息,簡直像是把刀架在脖子上問……

    血晶反正不能浪費,太白宗反正已經吃不下了,剩下的你又要怎么處理?

    于是迎著三位宗主的目光,方貴哆哆嗦嗦的道:“不是還有靈獸嗎?”

    三位宗主的目光里,一下子便有了無盡殺氣。

    “呵呵,靈獸自有晉升之法,血晶并不適合它們,還是想別的處理方法吧!”

    太白宗主輕輕笑了一聲,鼓勵的著方貴。

    三位宗主則是沉默的看著方貴,一句話也不說,就是這么看著。

    “原來宗主把我叫來是為了這個……”

    方貴已經感覺后背生寒了,這才明白太白宗主把自己叫過來的用意,合著你自己不好意思說是不是,而迎著三位宗主的目光,他也感覺壓力山大,這可是三位金丹大修,哪怕自己經筑基成功了,他們也可以一指頭將自己碾死吧,面對著他們幾乎明示的目光……

    方貴最終還是梗了梗脖子,身體僵硬的道:“賣了吧!”

    缺月、火云、寒山三宗的宗主,臉色頓時變得更為難看了,目光似乎可以殺人。

    偏偏太白宗主居然又問了一句:“怎么賣?”

    他這么個態度,那真是把所有的壓力都壓到了方貴頭上了,方貴感受著三位宗主殺人一般的目光,也很想認個慫,當場表示把剩下的血晶送給三大仙門啊,不僅落個好名,也可以向三大仙門示個好,彌補一下之前的仇隙,只是心里總有個坎,做不出這種事來啊……

    于是他咬緊了牙關,守住了原則,堅持道:“越貴越好!”

    “哈哈……”

    太白宗主笑了起來,甚是寬慰。

    而三大仙門宗主則是齊齊冷哼了一聲,剜了方貴一眼。

    方貴則是欲哭無淚,都不知道為啥要在三大仙門宗主面前逞這個能,不過也就在這時候,耳邊倒是傳來了太白宗主的一句傳音入密:“做的很好,賣完了會有你的好處……”
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中彩网3d试机号开 可编辑公式的炒股a 南京麻将微信群2019 湖南快乐十分玩法技巧 快乐十分钟走势 神来棋牌是真的吗 打麻将游戏 排列5彩票怎么买 福建36选7走势图表 微信红包刮刮乐 网易彩票网新快3下载 彩票25选7 怎样炒股入门知识 天天电玩捕鱼游戏下载 姚记棋牌苹果版本 十一选五玩法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