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農家丑妻 > 第411章 石三湘想娶媳婦了(3更)
    張奇和劉虎看宋明過去問,也跟著往前湊了幾步,聽宋明沒問幾句,便被張爺拎去了一邊,心里好奇,放輕了腳步跟上去,只是還沒等靠近,便聽到了宋明的求饒聲,“大哥,我錯了,我不問了,不問了……”

    兩人心里一個激靈,沒敢再往后面聽,麻溜的轉身回來,躲得遠遠的。

    好一會兒,張爺從那邊過來,宋明跟在身后,兩人看起來沒有什么異常,可張奇和劉虎好歹是會幾下子的人,一眼看出宋明走路姿勢有些怪異。

    張爺頂著一臉青腫,去了后院。

    等他進去了,宋明才齜牙咧嘴的扶著一旁的柱子站好。

    張奇和劉虎對看了一眼,兩人走到他身邊,張奇裝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故意拍宋明肩膀,“哎,大哥剛才給你說了什么?”

    “是啊。”

    劉虎也跟著撞了一下,“給我們說說,我們好奇死了。”

    被張爺修理了一頓,宋明除了臉,全身疼的厲害,被兩人一左一右這么一撞,疼的差點昏過去。

    “你、你們兩個……”

    兩人相互使了個眼色,同時故意的撞上去,“我們怎么了?”

    多年兄弟,宋明還不知道兩人心里憋的什么壞水,猛的站直身體,“你們兩個再敢撞我,信不信我跟你們翻臉!”

    真惹怒了宋明,等他好了,兩人不會有好果子吃,張奇和劉虎適可而止,一左一右的攙著他,扶他去店里坐下。

    ……

    張爺去后院找夏曦。

    昨夜眾人都受了驚嚇,今日原想著停業一天的,可柱子和蘭兒這些村民來了以后,把活全包了,讓他們該歇息的歇息去。

    石三湘沒有休息,他趁著葉子七休息的時候,做賊一樣溜進夏曦屋中,“夏娘子,你給我算算,娶媳婦得花多少銀子?”

    夏曦挑眉,“怎么,想通了?”

    石三湘還死鴨子嘴硬,“想通是沒想通,可她那脾氣,也沒人能治得了,還得我看著她。”

    夏曦不做聲,朝門口看。

    石三湘感覺后勃頸的汗毛立起來了,“你、你看什么?”

    夏曦直視著石三湘的后面喊到:“葉姑娘!”

    石三湘背后的冷汗唰一下全冒了出來,慌忙轉身,著急的解釋,“表妹,我說的不是真的,我……”

    門口哪里有人……

    愣了一愣,石三湘才知道自己被騙了,轉身,怒瞪著夏曦。

    夏曦視而未見他的火氣,雙手環胸,笑著調侃,“石大廚,沒想到你還是個妻管嚴啊。”

    石三湘不知道妻管嚴是什么意思,但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話,再次怒瞪了她一眼后,氣呼呼的坐下,“夏娘子,你這就過分了啊,沒有你這么騙人的。”

    “我騙你了嗎?我只是喊了一聲葉姑娘,我并沒有說她來了啊。”

    石三湘被噎住。

    夏曦坐好,“你想怎么個娶法?”

    聽她問這個,石三湘當即沒有了火氣,“我想先買個宅子,不要太大的,二進的就好,然后三媒六聘,一樣不能少。”

    夏曦想著自己去買宅子時打聽的價格,想了想,“買宅子可能得需要幾萬兩。”

    石三湘臉垮下去,“要這么多?”

    “是啊,最少也得幾萬兩。”

    石三湘泄了氣,酒樓開業一個月,他分了不少的銀子,可比起幾萬兩,差的太多了。

    “我可以借給你。”

    石三湘眼睛亮起來,“對啊,我怎么忘了,你那相好的可是……”

    后面的話咽了回去,當下一拍桌子站起來,頗有點獅子大開口的意思,“好吧,先借給我十萬兩。”

    夏曦賞給他一個字,“滾!”

    石三湘笑著滾了。

    自從昨夜知道夏曦的夫婿是風澈以后,他的惶惶不安、小心翼翼全沒有了,他現在是夏曦手下的人,有戰王爺撐腰,就算是皇上又能拿他如何,他也以后再也不用遮掩自己身份了。

    看著他明顯卸了包袱一樣的背影,夏曦搖頭。

    ……

    張爺進來,沒敢坐,立在桌子前,陪著小心,“我什么時候可以上門提親?”

    夏曦抬頭看他。

    張爺心里虛的很,昨夜風澈真的下了重手,他渾身哪哪都疼,他知道,自己一旦躺下,保準起不來了,所以沒敢躺,硬撐著過來,又站了多半天,現在身體已經達到了極限了。

    “你想什么時候?”

    張爺慌忙道,“當然是越快越好,我娘本來是想讓今日就上門的,我想著晴兒昨夜受了驚嚇,今日需要好好休息,攔住了她。”

    夏曦點頭,“做的不錯。”

    張爺心喜,眼巴巴的看著夏曦,“那……”

    “等你臉上的傷好了吧,我們夏家的姑爺雖然不講究樣貌堂堂,但你這副樣子,也太讓人不忍直視了。”

    張爺臉上有了苦色,他這臉上的傷沒有個十天半個月的,下不去。

    咽了下口水,試探的問,“不能提前一些,我娘她……”

    夏曦涼颼颼看了他一眼,張爺立刻把后面的話咽了回去,“我知道了,我回家給我娘去說。”

    出了快餐店,張爺才敢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以前見了夏曦,他還能挺直腰桿,畢竟自己對她沒有了半分那方面的心思。

    可現在,他不不但挺不直,還有了怕意,怕一個不小心說錯話,得罪了她,怕她不讓晴兒嫁給自己了。

    長長的呼出一口氣,抬腳,邁步,準備回家,還沒走呢,張奇上前來,“大哥,剛才有人來送信,說是看到尤寶娘進縣城了。”

    “在哪兒?”

    “剛進北街。”

    “走!”

    ……

    尤寶娘和尤寶一起住在山洞里,昨天尤寶把賣青云縣的宅子得來的二萬兩銀子給她,讓她拿著找個地方躲起來。

    “過了今晚,我若是平安無事,咱們娘倆便找個地方去過安穩的日子,若是我出了什么意外,你自己拿著錢走,別回老家,也別去找任何人。”

    尤寶娘找了地方躲了起來,提心吊膽的等著。

    第二天過了中午,還沒見著尤寶,便雇了馬車去了山洞那邊,除了血跡以外,什么也沒有看到,她便知道尤寶出事了,想也不想的,轉身朝著縣城而來。

    ------題外話------

    凌晨見

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股票配资平台全国招商 美国股票指数道琼斯 盈丰配资 期货配资ˉ杨方配资平台 杭钢股票 投资理财平台排名 同花顺开放接口api 股票融资时间可多长 广西双彩开奖走势图 百度 麻将初学图解 投资理财平台 西藏城投股票 小熊猫配资 投资理财平台有多少是靠谱的 股票融资是什么意思 排名靠前的股票配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