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小師叔全點防御 > 第70章 兒子真長大了
    且不提萬道峰這邊,三個戰敗弟子除了“惜敗”之外一言不發,搞得仙人老祖郭培一臉茫然。

    碧云峰這邊。

    眼見到小師叔每每都戰到遍體鱗傷,卻又每每都能險而又險的取得勝利。

    碧云峰的三代弟子們,也是一個個自覺無能地握緊了拳頭。

    “小師叔為何這樣?”

    眾多三代弟子雖然欣喜于小師叔每戰皆勝,但是卻也是不明白小師叔為什么不去休息養傷,反而要一直在這里等待戰斗。

    李載翊自然不會多解釋什么,在這種時候,多說多錯。

    我李某人是你們的小師叔,是你們的長輩,一生行事,何需向你等解釋?

    在眾多三代弟子中,馬鎏斐此前一直是沉默著,可突然,他就露出了一副悟了的神色。

    一旁一直有心向馬鎏斐虛心學習的殷沂馨立刻注意到馬鎏斐的神色,立即問道:“馬師兄,難道你明白了小師叔此舉的意義?”

    “小師叔這是在以身授課!”馬鎏斐認真地道。

    聽見馬鎏斐的話,周圍許多碧云峰三代弟子都是扭頭過來,認真地聆聽。

    馬鎏斐繼續說道:“小師叔為什么受傷還要堅持戰斗?是因為小師叔知道,他不能輸,所以他每一次都能取得勝利!而且,你們有注意到每次戰勝敵人后,小師叔都會微笑嗎?

    他這樣,就是為了告訴我們,無論遇到什么困難,無論身處于怎樣的困境當中,都要微笑著勇敢地去直面對困難,要有永不低頭、永不服輸的精神!

    正如小師叔以前跟我們講的。

    消除恐懼最好的辦法,就是面對恐懼!

    加油,奧利給!”

    在一旁,正等待著萬道峰下一名“惜敗”選手到來的李載翊,聽到這馬姓弟子慷慨激昂的話語,差點兒噴了。

    我為什么打完會笑?

    抱歉,那是我看到壽命增長,一時間沒忍住笑出了聲啊喂!

    李載翊忍不住看向了那位馬姓的腦補帝,你丫就是“課代表”?

    可當看到馬鎏斐周圍的三代弟子們全都露出一臉恍然、繼而十分感動的時候。

    李載翊也無奈了:彳亍吧!你們愛怎么想,就怎么想吧!你們開心就好!

    ……

    ……

    此刻,顧章也已經回到了東仙峰。

    聽聞顧章要把屬于自己的“道窟悟道一甲子”讓給碧蟬子。

    仍舊跪在那長滿倒刺的火蛟仙甲上的那一相貌英俊的中年男子,也就是顧章的老爹顧攸之,他“蹭”一下就從仙甲上彈了起來。

    “跪下!誰讓你起來了?”

    一聲嬌叱傳來,顧攸之面色一慌,“噗通”一下,又跪了下去。

    那尖刺重新扎進腿上,顧攸之頓時一陣齜牙咧嘴。

    轉過頭來,看著自家胖乎乎的兒子,這美婦,也就是顧章的親娘賈靜韻,她眉眼間忍不住就流露出別樣的溫柔:“章兒,跟娘說說,為何要把屬于你的獎勵,給碧蟬子呢?”

    “娘不是讓我跟李載翊學習么?李載翊把他的獎勵給碧蟬子師兄了,那我不就是有樣學樣么?”顧章一口的理所當然。

    跪在仙甲上的顧攸之氣得大罵道:“碧蟬子是李載翊的師兄,當年碧云峰那老鬼不會帶徒弟,基本上那李載翊就是被碧蟬子帶大的!

    碧蟬子如今在齊天境,很是需要這一次機會道窟悟道的機會,李載翊把自己的獎勵給碧蟬子,助師兄一臂之力,合情合理!

    但是,你跟碧蟬子有啥關系?

    道窟悟道的機會多難得你知道嗎?你跟碧蟬子見過幾面啊?你就把這么珍貴的機會讓給他?”

    “行了,你少說兩句。”賈靜韻眉頭微皺,不耐地埋怨道。

    顧攸之卻是更加生氣:“每次我一訓這臭小子,你就護著他,瞧瞧這臭小子都被你慣成什么樣子了?”

    “你吼我?”賈靜韻瞪大了一雙妙目,滿臉都是不可思議的神情。

    正在喋喋不休的顧攸之的怒色頓時就尬在了臉上。

    “你居然敢吼我了!”賈靜韻咬住了嘴唇,眼中頓時噙著了淚水。

    顧攸之連連搖頭:“我沒沒……沒有吼你!”

    賈靜韻扭頭一看正坐在身旁的兒子。

    顧章用力地點了點頭:“娘,我可以作證,爹他剛剛的確是吼你了!”

    “你這臭小子……”顧攸之神色大變。

    而這時候,賈靜韻已經是到了顧攸之的身旁。

    “靜韻,我錯了……娘子,我……哎喲!”

    目睹著這頃刻發生的家暴現場,顧章卻絲毫不慌。

    對于這等場面,他從小到大,早已習慣了。

    小場面,罷了。

    只是,坐在這里,顧章卻開始思考著老爹剛才的話。

    正在家暴場面愈來愈慘烈,跪在火龍仙甲上被單方面毆打的顧攸之慘叫連連時,顧章突然一拍大腿:“我想明白了!”

    “嗯?”

    正在施展家暴的賈靜韻,和正在承受的顧攸之一起露出了疑惑之色。

    顧章認真地看著自家老爹,說道:“爹您說得對。李載翊把‘道窟悟道’的機會讓給碧蟬子,是因為碧蟬子師兄養他教他照顧他。

    而我,養我教我照顧我的,一直是爹爹您。

    所以,我覺得我應該把這一次‘道窟悟道’的機會,轉讓給您!”

    顧攸之先是一驚,而后,渾身的每一顆細胞都透出了感動的喜悅:兒子,長大了啊!

    賈靜韻在旁,卻酸溜溜地道:“那你怎么不給娘呢?娘沒有養你教你照顧你嗎?”

    顧章認真地回答道:“娘,您也說過,爹才是咱們家的頂梁柱,況且,孩兒雖然不知道爹爹現在是什么境界,但是也知道,爹爹他在目前的境界已經停滯了好多年了。

    所以,孩兒覺得,爹爹可能會更需要這一次機會!”

    聽到顧章的話語,顧攸之和賈靜韻忍不住對視了一眼,皆從對方眼中看出了些許的錯愕:這還是咱那不靠譜的兒子嘛!

    最終,對于顧章要把“道窟悟道”轉給自己的選擇,顧攸之并沒有拒絕。

    一來,他覺得應該接受兒子第一次成長時做出的決定。

    二來,對于嬰變境初期的顧章來說,道窟悟道的確不是最佳的時機。以后等顧章到了齊天境,想辦法還是能給顧章弄到道窟悟道的機會的。

    三來,也是他顧攸之的確很需要這一次道窟悟道的機會,來沖擊一下境界瓶頸。

    看著顧章沉穩地走了出去,顧攸之忍不住感慨道:“沒想到,章兒也能有成熟的一天啊!”

    “那是,你也不瞧瞧是誰生的兒子!”賈靜韻得意地道。

    顧攸之嘿嘿笑道:“那不也是我的種嘛!”

    賈靜韻冷笑:“呵呵,誰知道呢?”

    “你說什么?”顧攸之頓時急了。

    賈靜韻皮笑肉不笑地道:“跪好咯!”

    “好嘞!”顧攸之急忙跪下。

    可見到賈靜韻也往外走,顧攸之問道:“娘子,你去哪兒?”

    賈靜韻淡淡地道:“前些日子,昭法峰遞過來有關于大宋境內出現鬼仙傀的消息,我們峰遣出調查的弟子們應該快回來了,我去旁聽一下結果。

    你,繼續跪著!

    敢亂動,打死你!”

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上海哈灵麻将技巧 辉煌游戏官网 吉林十一选五组三走势 搬砖赚钱的网游 哈灵麻将下载安装安卓 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果 聚财略配资 股票成交规则 体彩江苏7位数开奖直播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王者电玩城在哪下载 天乐红中麻将 贵州11选5开奖查询 贵阳微乐捉鸡麻将手 股票市场入门 516棋牌猪猪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