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修仙只要三分鐘 > 第二十章 我要跟他,比煉丹!
    “寒雪七放花、碧落草、碎玉斷魂石、千年青木液……”

    秦長庚從儲物室里將自己所需的一列藥草靈材盡數取出放到檀木盒子里面,隨后便出了長庚居、下了太白峰,直奔丹元殿而去。

    身為第一道子,丹元殿中自有他一間專門的煉丹室。

    雖然說,青云道并不鼓勵處于修道快速進步期的弟子浪費時間去修包括丹道在內的旁門左道。

    但身為天才,總歸比旁人有多得特權。

    他進入煉丹室后,封起陣法,就開始進入正題。

    羊脂白玉盒和紫檀木盒同時浮現,隨著秦長庚意念一動,紙人一號、二號靈巧的從玉盒中翻出,在紫檀木盒中搗鼓了一陣,各拿了一件物品出來。

    紙人一號的手里,拿著一面跟他身體差不多大的小芭蕉扇,一步深一步淺的邁到了丹爐的通風口處。

    紙人二號則端著一個黑乎乎的玩意兒,小跑到了丹爐下方,努力的拍了兩下。

    “呼嚕……”

    黑乎乎玩意兒的幾個口子中,石中火、木中火、空中火同時噴涌而出,炙烤起爐底。

    “咿呀!”

    三昧火的絲絲火星向外飛落,嚇得紙人二號雙手平舉,小步快跑到了秦長庚身后,這才驚魂未定的用小手拍了拍前胸。

    “可以開始了。”

    秦長庚沒有理睬紙人二號的小動作,走到丹爐近前,打開爐蓋,開始調和溫度、統理靈材。

    他的煉丹造詣,放眼神州都難尋對手,早已超過了自身能力的極限,所以想要煉出理想的丹藥,必須要依靠外力來做一定的彌補。

    而他欲要煉的丹……暫定名為“升靈丹”。

    前面已經提過,秦長庚為了能夠讓自身真實戰力逐步貼近表面境界,做了很多努力。

    在修行界,暫時提升戰力的方法不少,如術法神通中的天魔解體大法、丹藥中的爆靈丹等,效果非常明顯,當然,與之相對的,也是可怕的副作用和后遺癥。

    對于秦長庚來講,這些舊有的權宜之計,都是行不通的。

    他每回都得嗑藥啊!

    而經過秦大天才的有力論證,暫時提升戰力的法門,都是以透支己身為代價施展,兩者之間一旦分割,就不遵循仙力守恒定律。

    倘若世上真有這樣的法門,那么煉氣修士不斷的一次次施展,照樣能一拳打死真仙,很顯然,此路不通。

    而丹藥,則是依靠藥物本身的力量來提升短暫的戰力,只是是藥三分毒,過往的丹藥服用后的損害并不比施展搏命術法來的小。

    秦長庚的思路,就是通過煉藥手段,通過外部力量中和,大幅度減輕藥物的毒性,得到雖然不能無限套娃疊加,卻可以不停得磕的安心藥、放心藥。

    在過去的三年里,他已經做過了多次試驗,但結果并不能如人意,這一次,是他的又一次嘗試。

    一位位藥材被他依次以不同的方法熬煉、調和到丹爐之中,煙火升騰,紙人一號呼哧呼哧,揮動扇子的小手愈發起勁。

    “出!”

    足足過去了一個時辰,秦長庚一聲清喝,右手往爐蓋上一拍。

    裊裊丹云升起、清香彌漫于煉丹室中,一道道流光閃爍而出,向著四面八方奔逃而去。

    羊脂白玉盒中,剩下的紙人們早已準備好,在流光飛出的瞬間就跳躍而起,將它們死死抱住,落回到了秦長庚身前。

    這一道道流光,顯然便是這一爐煉制而出的丹藥,由于品質太高,擁有了一定的靈性。

    “還是不太行……”

    秦長庚拈起了一枚丹藥,不太滿意的搖了搖頭。

    這丹藥,相比之前,藥效穩定、副作用小,放在神州絕對能讓人趨之若鶩,但對于他而言,依舊離預期遠遠不足,只能算是廢丹。

    “還得繼續研究啊!”

    他嘆了口氣,懶得收拾丹爐,轉身走出了煉丹室。

    “長庚師兄好。”

    一位穿著雜役弟子服飾的年輕人在外面守候,見他出來,恭敬問好。

    “你好。”

    秦長庚看了看這位有兩分面熟的丹元殿雜役弟子,微微頷首以示回應后,再度滿懷心事的往外走去。

    而這個雜役弟子,則在秦長庚走遠之后,拿起一些工具,進入煉丹室開始處理起煉丹殘留的渣滓、云氣、余火等等。

    只是這雜役弟子,在湮滅“廢丹”時,指尖輕微一動,一粒丹藥消失于無形之中。

    ………………

    就在秦長庚與陸成舟分別后不久,陸成舟也返回了自己的洞府之內。

    “王二,給我那拿一壺醉仙酒來。”

    “是,師兄。”

    他走到書房,向著童子吩咐。

    很快,童子就將酒水和酒具拿了過來,一邊給陸成舟倒上,一邊察言觀色的詢問。

    “師兄,今天可是有什么煩心事?”

    “唉……”

    陸成舟長嘆一聲,甘甜怡人的醉仙酒倒入口中,卻味同嚼蠟。

    “我父親傳來消息,不日,長庚師弟就要接任第一道子之位了。”

    “長庚師兄接任第一道子,那是……”

    王二眾望所歸一詞還未脫口而出,連忙閉上了嘴巴。

    別人還只是猜測傳言,他身為貼身童子,卻是明白自家這位師兄,對這位置看重的緊。

    “我又何嘗不知?”

    陸成舟哪里聽不出王二未盡之語,又往口里倒了一杯酒,眼神飄忽。

    “我家三代道子,放在青云道歷史上,也是頭一回!”

    “我祖父當年百余歲便突破人仙,本來注定是第一道子,可他心高氣傲之下云游于外,行事無忌,招惹了數個大宗門,眾派施壓之下,當時還未如此鼎盛的青云道只能無奈讓步,不讓祖父接任掌教之位,且付出了不少利益。”

    “祖父他因為此事常常郁郁寡歡,選擇了出征兩界山,最終不幸戰死。”

    “我父親常被祖父教導,對于掌教之位也是勢在必得,可蒼玄師伯無論是修行還是手段,都勝過他一籌,最后還是無奈落敗。”

    “到了我這一代,顧師兄游歷在外、專心求道,清漪師姐亦是無心此位,其他人如周師弟等,雖然天賦驚人,可我也不差多少,有著先發優勢,本應當是把握極大。”

    “沒想到……”

    陸成舟用力地在桌上一拍:“沒想到竟然出了長庚師弟!我這等水平,同代人中也就爭一爭前十前二十,如何能與驚艷古今的長庚師弟相比!”

    “只是掌教之位,乃是我家的執念,非得爭上一爭不可!”

    “可師兄,您要如何爭?”

    陸成舟器宇軒昂,王二卻是皺起了眉頭。

    “難不成,您想在典禮上挑戰長庚師兄?這可……”

    “你當我是傻?”

    陸成舟一轉頭,用看嗓子的眼神又瞪了王二一眼。

    “我不過結丹巔峰,長庚師弟若是認真,一只手指都能把我戳死!”

    “不過,這挑戰,還是要挑戰的……”

    看著王二疑惑不解的眼神,陸成舟露出了一絲笑容,微笑里盡是胸有成竹。

    “我要和長庚師弟……比煉丹!”

    。

    ps:感謝天修fate的100幣打賞,感謝亂月雨的100幣打賞,感謝卑微風中的600幣打賞!

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欧冠抽签 天天领红包 好运彩彩票平台免费下载 易操盘配资 网赚程序 微乐吉林麻将真人版下载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 快乐8平台是真的吗 金马论坛平特三连肖 网上棋牌娱乐 陕西快乐十分怎么申请 加拿大28在线预测 山东十一选五五码开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i pc蛋蛋数据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