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神豪的萬界之旅 > 第十三章 偶遇
    王學斌買了一張火車票,上了火車,此時的火車線路已經頗為發達,分為一等座,二等座和三等座。

    頭等座座位寬敞,椅子是鵝絨的,還備有衛生間化妝間等設施,車上還提供中餐西餐,還有各種酒水,而且車上還有臥鋪,以備休息。

    二等座比一等座次一些,卻也是有座有食,只是檔次低了些。

    三等座卻是,人頭攢動、塵灰飛揚,有時還會有雞鴨等家禽在座,在這里的乘客滋味卻是不怎么美妙的。

    當然此時頭等座的價格也要比三等座貴四倍,這個時代的票價從南京到上海坐頭等座需要十元,二等座五元,而三等做只需要2.5元。

    當然這時候一般人們的工資也不過十幾不到二十元,因此坐火車在這個時候著實算得上是一件奢侈的玩意。

    王學斌此行的目的是佛山,這時候的佛山實可稱得上是武風盛行,各門派的武館在佛山都能找得到,無論是南拳還是北拳。

    對于一個學武之人來說,這里絕對是大好去處。

    王學斌坐在窗邊向外邊看去,他來到這個世界上已經七年了,無論是對于誰來講,七年都是一段漫長的日子。

    他回想著自己這七年的生涯。

    前三年他初來這個世界,在杭州的一個小院兒里,揮灑了三年汗水。

    每天早上一起來就是游泳鍛煉,各種各樣的自制器械,各種各樣的鍛煉方法,他使了一個遍。

    之后的三年,他拜師學藝。

    本想著學一些功夫回去有些許收獲就好,但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功夫兩個字在他心里扎下了根。

    后來的一年,是他重新認識自己的一年,正視著自己的心意,把武學的一招一式,練到了自己的骨子里。

    練武這四年時間,他走遍了大江南北,見識過這個時代的富麗堂皇、紙醉金迷,也見識過這個時代的血淚與悲哀,見識過這個時代的麻木,也見識了這個時代的風骨。

    他此行準備去金樓見識一番,然后就提交任務,等回到現代世界在來緬懷這個時代他所見證的一切。

    王學斌正想的入神,忽然感到耳邊一陣風聲,他下意識一招擒住來人的手腕,另一只手順勢直插對方的咽喉。

    來人面色不變,一只手架住王學斌直插咽喉的手,另一只手一旋一撤,擺脫了王學斌的擒拿,

    來人突然面露笑容,笑道:“哈哈,好小子,不愧是武平王,手里有點兒東西。”

    王學斌聞言一愣,仔細觀瞧,看見男人的面貌,也是露出了笑容,站起身來拱手施禮,笑道:

    “宮師您堂堂一個前輩宗師,對小輩出手也不怕招人笑話。”

    來人是宮羽田,中華武士會會長,八卦門門長,也是一位宗師人物,身后還跟著他大徒弟馬三和其他門人。

    “小輩?你小子這武平王可是好大的名聲。”

    王學斌向著宮羽田身后的馬三諸人也是拱手示意,聞言回到:

    “這不過是朋友抬舉罷了,武平王,晚輩哪里擔當的起呀?”

    “呵呵,你小子,我還不知道你?當年你從我這騙走兩路八卦掌,兩年過去啦,那兩路掌法練的怎么樣啦?”

    當年他奉師命游歷的時候曾拜訪過宮羽田。

    宮羽田也聽說過他武癡的名聲,就傳了他兩路八卦掌,是八卦門的八母掌,也叫老八掌,分別是單換掌和雙換掌。

    這兩路掌法對王學斌體會八卦掌的義理提供了不小的幫助。

    而宮師說的騙,其實是因為當初武癡王的名聲是王學斌自己炒作的。

    他當初游歷交流,在怎么掩飾也是踢館,惹人嫌的角色。

    他不敢與人交手,也不想墮了師父的名聲,所以想出這個辦法,奉上厚禮再花點小錢登報來捧一捧對方,有人好利,有人好名,也是為了降低仇恨值,希望之后的交流順利一些。

    哪成想有了這個名聲以后,好為人師的人越發的多起來,于是王學斌索性專門開了個專欄,跟蹤報道。

    而宮羽田恰恰是愛提攜晚輩的人,見他好武成癡便教了他兩路八卦掌,直到后來,他和王學斌的師父聊天時才知道這一出。

    “宮師言重了,那明明是前輩提攜,哪里稱得上是騙,再說八卦掌博大精深,又沒有前輩指導晚輩的掌法,豈敢稱得上是練成呢?”

    “哈哈,我就說你小子怎么這么恭敬,原來是心里有鬼,眼饞我這八卦掌。

    好!我于你師有舊,你既然開口,我便再教你兩招,對了,你此行可有要事?”

    “有前輩指點武藝那是天大的要事,晚輩可不敢錯過機緣。”

    “那好,我此行南下,是為了辦隱退儀式,你若無事便跟我去見見世面去吧。”

    王學斌一聽心神一動,面不改色地說道:“但憑宮師安排!”

    王學斌和宮羽田坐到座位上,一邊交流近況,一邊心思涌動。

    他記得他穿越的這個世界一切的開始便是,宮羽田的引退儀式。

    他當挑選世界的時候也是全憑興趣,電影他也只看過一遍,原本想著通過娜娜下載下來,到這個世界慢慢研究,誰承想娜娜的搜索功能在沒網的地方用不了,下載的東西也不行。

    七年下來單靠回憶,只記住了隱退儀式宮二和葉問交手,還有宮二把馬三的腦袋摁在火車上摩擦的場景。

    別的已經記不太清了。

    剛才他還在找宮二的身影,畢竟這個電影里最出彩的人物,非宮二、宮若梅莫屬。

    他是見過宮二的,當年在東北見過一面,但是沒有交流,樣貌確實是那個女明星的樣子,只是氣質要凌厲幾分。

    一行人坐了一天多的火車才到禪山,期間宮羽田還和王學斌搭了搭手。

    搭完手后宮羽田沉默了片刻嘆息到

    “福全公好福氣啊!”

    之后便對王學斌詳細的講了講八卦掌的運勁技巧。

    功夫到了這個地步,所謂的招式已經不重要了,舉手投足就是一招,招式里的運勁方法才是核心,有了這運勁方式,怎么打都是八卦掌。

    江湖里傳聞宮羽田的功夫,大徒弟得了剛勁,她女兒得了柔勁,其實歸根結底還是功夫沒練到家。

    無論是八卦掌還是形意拳都是內家拳,主打內里的勁道,要的就是那剛柔轉換之中的那一絲蘊味。

    剛勁、柔勁都是那些好事者的吹捧,有柔無剛是身體素質制約,有剛無柔就是心態出了問題。

    王學斌之前其實就是有剛無柔,再加上他以身體素質為傲,畢竟身體素質數據化以后是看得見摸得著的,導致他的功夫他控制不了,說起來就好像笑話一樣。

    幸運的是他不以武為傲,及時沉淀下來,要不然回到現代還不定鬧出什么幺蛾子呢。

    一行人下車以后,碰見精武會的人前來迎接,稍作寒暄,便上了馬車,向著那風云交匯之地金樓駛去。

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五分pk10一期计划 紫幻河南麻将破解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河 75秒极速赛车规律漏洞 信誉好棋牌 体彩6+1和值走势图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 四川金7乐开奖结果 安徽地方麻将下载 5分彩开奖走势图 世界股票指数 澳门捕鱼平台 豪利棋牌怎么样 黑龙江p62开奖号 博彩网去澳门 广东南粤36选7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