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吾魔王子 > 第一章 梟雄末路(新書上傳)
    【于驚蟄之日上傳新書,取:春雷始鳴,潛龍出淵之意,拜求各位道友支持!】

    梵天魔影,苦境再渡殺劫。白蓮再臨,中原開啟生機。

    為奪取苦境資源,帶領火宅佛獄迎向繁盛的咒世主,輝煌過后終于遭受白蓮算計——

    窮途末路。

    咒世主先戰集境虓眼軍督·燁世兵權。

    半路又遭逢擎海潮攔殺。

    早有算計好的一局,也是專成為佛獄之主組成的送行局,咒世主終于步入危途。

    做為火宅佛獄百年不移之梟,代表三公之中的‘王’。

    光著的頭顱青筋密布猙獰無比,黑色大袍下掩蓋著如枯枝般的軀骸,有著睥睨天下的氣勢,不怒而威、不言而雄,性格沉穩殘厲,陰沉難測,行事皆以火宅佛獄之利益為最終目標。

    為了火宅佛獄的生存,咒世主想要蠶食苦境,但苦境歷經無數大劫,層出不窮的強者豈是一界可以覬覦的。

    尤其他所結盟的對象,同樣想要剪除一個得利者,前有大敵,背有盟友暗算。

    如今,咒世主終究是走到了末途。

    句芒雙劍在握,全力對抗強大的敵人。

    但,一步一劫。

    他的對手又何曾是弱者。

    “北冽鯨濤,連你也被說動,素還真好本事!”

    咒世主冷哼一聲,目中閃爍著威脅的光芒,身為王者,即便大敵在前,依舊不容他退縮。

    “禍星該除,這是命數,也是劫數。”

    擎海潮不欲多說,抬掌既至。

    強大的氣流翻騰,動蕩了天地。

    數度肢接,不分勝負。

    “擎海潮,這點本事,就想攔王的前路嗎?”

    枯瘦手掌,甩動神劍,逼退擎海潮。

    “急何?向你的佛獄訣別吧!”

    擎海潮沉喝一聲,提掌納氣,晶瑩氣勁宛若冰柱沖天而起,一時雷霆電掣、風云激蕩。

    隨即,一道劍光宛若游龍在云層之中閃耀,號雨鯨脈驚天而現。

    “來啊!”

    面對神劍之威,咒世主眼神一凜,冷喝一聲,句芒雙劍齊運,但擎海潮之劍柔韌如鞭,竟是盤纏而上,牽制咒世主之招。

    雙鋒雷動,崢從之中,擎海潮以柔克剛,巧使號雨鯨脈,使得咒世主殺式無功。

    砰砰!

    接連兩腳踏在咒世主胸口。

    “喝!”

    咒世主連退兩步,隨即怒喝一聲,如蛇頭一般的劍柄吐出長信,雙劍絞纏成為一體,同時功力全運,宛若枯枝一般的手臂驀然抬起。

    “裂宇之濤!”

    兵甲武經裂之卷再現強威,剎那風馳電掣,漫卷擎海潮。

    兵甲武經乃四魌界武冠傳說,殺戮碎島前任王雅狄王所創之絕妙武學。

    雅狄王武學造詣深不可測,曾蟬聯十一屆四魌武魁,凝畢生所學寫成十一本武典,其名——《兵甲武經》。

    不過,雅狄王也因鋒芒畢露,對火宅佛獄與慈光之塔造成莫大威脅,隨后慈光之塔無衣師尹與咒世主布謀,先以詭計限制雅狄王功體,最后再以殢無傷、太息公之力將之擒禁。

    但雅狄王死前將武經散入虛空,這也導致武經流傳各境。

    所謂《兵甲武經》實則出自《道德經》。

    天無以清,將恐裂,地無以寧,將恐廢,神無以靈,將恐歇,谷無以盈,將恐竭,萬物無以生,將恐滅,

    以廢為始,則廢天地、滅生靈、神裂、寧清歇。

    而咒世主施展的便是其中一卷——裂之卷。

    “兵甲武經嗎?”

    擎海潮輕蔑一笑,十一卷武經,他也曾得其一,不過擎海潮同樣的自負,并未修習他人之武,反而送給了別人。

    因此如今面對兵甲武經之招,才會如此神態。

    只見擎海潮腳步虛踏,一手持劍劍指蒼穹,一掌翻轉,運納絕式之招,“浪逐千秋峰!”

    晶藍冰華至周身逸散,炫目奪色,腳下更有驚濤駭浪激蕩,天地轉換,方圓大地宛若陷入大海之中,水浪激蕩。

    強招交匯。

    咒世主句芒神劍飛旋,但強大而極端的劍氣一瞬擊潰了他的防御,劍氣入體,一口鮮紅登時噴射而出。

    咒世主功體再創。

    但這并未讓咒世主退卻,反而戰意越發的澎湃,“裂宇之玄——死之舞!”

    咒世主融兵甲武經以及自身咒世秘典,雙招并流,

    艷綠邪氣灌輸雙劍之上,蛇信噴吐,纏繞周身,四方暗綠氣勁旋動,宛若死亡之舞毀滅周遭一切。

    “殺啊!”

    咒世主怒喝一聲,一瞬吸納八方氣勁凝為一擊。

    極式力劈,劈海斷浪。

    面對強招,擎海潮神情不變,淡漠開口,“你是第一個讓吾動用此招之人!”

    話甫落,只見擎海潮衣袍輕翻,十指滑動之間,方原凍成銀霜世界。

    “浩滔東流·赴海為期·海樓雪指浪成岳!”

    氣元凝冰,宛若山巒將擎海潮包裹。

    同一時間,咒世主殺劍已至。

    恢弘劍氣洞破蒼穹,勢無可擋。

    轟!

    震撼巨爆,冰山剎那粉碎,但見山中之人卻是神劍一指,頓時無數熾白劍光鋪天蓋地而來。

    一瞬間劍光掩蓋了萬物,滿目盡為蒼白。

    鐺鐺鐺!

    危機關頭,咒世主雙劍交錯,擋在身前,護住全身。

    但浩瀚劍氣無可匹敵,連綿不絕的劍光之下,咒世主步步后移。

    轉瞬之間,防御之招被破。

    咒世主連退三步,身形踉蹌,再嘔朱紅。

    終究,咒世主先受虓眼軍督的特殊功體導致內元損耗嚴重,如今又受北冽鯨濤強襲,縱有通天之能,但也內腑重創,無力再戰。

    不過,

    咒世主眼神一凜,沉喝聲中,咒術再起,詭異扶木拔地而起,枝芽盤纏,結成黑邪木籠,護住佛獄之主。

    “擎海潮,即便你實力通天,但也無能殺吾!哈哈哈哈……”

    不破之招,頓讓咒世主心神一松,開懷大笑。

    他既名為咒世主,最強的便不是武學,而是咒術。

    他的咒術能讓一頁書入魔,更能封印他那恐怖的兒子,同樣也能護他周全。

    此木乃佛獄特有之物,配合他之秘術施展,若無對應之物是無法破除的。

    此時,卻見遠處高峰之上,一道冷眼覷視之人彎弓搭箭。

    紫色虹箭映射寒光,也象征著他的必殺之心。

    “赦天一羽·破咒動命!”

    冰冷之語一出,伴隨一聲馬嘶,神虹破空。

    意外之箭,摧山裂石,保護咒世主的扶木竟是仿若紙張一般脆弱,直接被貫穿。

    一箭穿心,咒世主功體頓破,命陷垂危。

    “這一箭……”

    仰天一口朱紅,咒世主難以置信,同樣也明白了背后的算計。

    他被放棄了。

    能在這么快時間找到他咒術破綻的,唯有四魌界之人。

    “我不能死在此地!”

    咒世主對自己的情況了然于胸,這一箭徹底斷絕了他的生途,讓他明白自己已是時日無多,回天乏術。

    但,他不能現在死。

    因為若是他就這樣死了,那他畢生所守護的火宅佛獄也將徹底淪陷,最終被毀滅,這是咒世主絕不允許的。

    他可以死,但必須完成最后一件事。

    咒世主不知道這個選擇對佛獄來說是帶領佛獄興盛,還是會帶領佛獄踏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但是,他別無選擇。

    強勢催動殘破的功體,咒世主化光消失。

    擎海潮冷眼而視,卻是并未追擊,因為他對咒世主的狀況同樣了然,“功體被破,你之性命宛若殘燭。”

    說完,擎海潮轉身便走,回返銀盌盛雪。

    【梟皇論戰是10年的劇,也是在拍攝這一檔期間,霹靂片場發生火災,燒毀木偶2000余尊,損失過億,偶毀了,很多回憶沒了,霹靂工作人員傷心,道友們也極為難過,很多劇情也因此而做出了改變,這一檔,意義非凡。】

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真人成都麻将血战到底 网赚程序 江西十一选五平台 上海外盘期货配资 中国体育彩票七星彩 上海时时彩综合走势 福建福彩快3开奖形态走势图 大地棋牌唯一 今日复牌股票 韩国开奖号码 体彩天津十一选五规则 股票买卖交易软件 吉林市微乐麻将小鸡飞蛋 极速十一选五 意甲联赛视频直播音乐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一